白山上的千年老树

我想和大红花的朋友介绍一棵我非常喜欢的千年老树。

以下是我当时的(美国)旅游记录。我在此贴上照片,内容就不做更改了。

************************************************************ 

 

2008年冬天,我和家人开车前往犹他州(Utah。 途经大盆地国家公园 (Great Basin National Park), 听闻那里有千年老树, 树名是  Bristlecone Pine trees, 很想去看看。很可惜,上山的路上积满了雪,所以路被关闭了。

我心里想,该看到的,始终会看到。 一切随缘吧。

几天后,在犹他州的国家公园里游玩。 那天,刚下过雪,山上一片白雪皑皑。 选择了一个一英里的路线,想随意走走,感受冬雪的美。

来到一个比较没积雪的山角,忽然看到一棵很特殊的树,树枝弯弯扭扭, 一看难忘。那棵树有一股不凡的感觉,很清高脱俗。在它对面有另一棵树,也很奇怪,树枝的分枝很细,也是弯弯扭扭的。树的不远处有个小小的信息板,原来这就是Bristlecone Pine trees这两棵树的树龄不详,但估计是两三千年以上。

      

 

果然,该看到的,始终会看到。

犹他州有很多个国家等级的公园, 可以看到许多奇形怪状的岩石, 天然拱门,还有印第安人的岩画。 但是,最令我印象深刻的还是这些千年老树。

  

 上个周末,有些事情要办,开车经过加州的死亡谷 (Death Valley) 一带。那个地方烈日炎炎似火,很可怕。看到一些介绍册子,不远处的白山上有一丛  Bristlecone Pine trees

白山的海拔至少有10,000英尺。没想太多,车子就转去上山的路。能够再看到千年老树,是一种缘分。

   

  

山上很有凉意,没走多久就看到那丛老树了。其中一棵最特殊。

这棵无名的千年老树很有美态,像一尊超凡脱俗的艺术品。

这种树都有三至四千年的树龄,介绍册子里说它们是地球上最老的生物。埃及的金字塔在建的时候,这些树已经活着了,现在还活的好好的。

 

  

它们有什么长寿秘诀呢?

原来它们对水和营养的需求很低,而且它们的生存战略是能够慢慢死去——让没用的,受损的部位先死去,留下的部位健康的活下去。

很有道家的哲学想——活的简单,即使遇上逆境,也能承受不倒, 还能迂曲转进。

那些先死去的所谓‘无用’的部位,正是它本身最大的用处。无用的和有用的,达到一个平衡点,就是生存之道。

这些千年老树, 又让我上了人生的一课。

 

(写于2010年八月)

后记:

这丛老松柏树里,最老的那棵Bristlecone Pine tree 被称为‘Methuselah’, 名字取自圣经中最长寿的人。老树今年已经是4841岁。当局为了保护这棵‘Methuselah’老树, 从来没有公开它的确实位置。因为,在1964年,发生了一件很遗憾的事。当年,一个大学生来丛林取树木年轮样本,当局允许他砍下了一棵老松柏树。后来从树木年轮上计算才发现老树在1964竟然已有4884 岁!

我心里隐隐觉得我很喜欢的那棵无名老树,很可能就是Methuselah’。那棵老树有一股与众不同的气质,站在它旁边细细看它,好像能够感受到它强盛的生命力。当然,这纯粹是自己的感觉。

我和家人也没有特地去寻找那棵最老的‘Methuselah’。 一方面是女儿年纪还小,要走完整个山头会太吃力。更大的原因是,我觉得这所谓的‘最老’或‘最大’都不重要。 有缘分来到这个偏僻的山头拜访这棵特殊的千年老树,我已经很欣喜了。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紫色的松果!紫得很美丽!(可惜拍不出来)。

  


蓟(Thistles)为菊科蓟属的植物蓟花的花瓣很漂亮,但蓟却浑身是刺。

题外话:苏格兰的国花(national flower)就是蓟花。

 

 

 

拜访一棵巨树@ Yosemite National Park

这些年来,人生活在国外,心却常常惦念着遥远的家乡。


2008 年搬来美国西岸后,却忽然开窍了。


这都从拜访一棵巨树开始。


 


在美国加州的约塞米蒂国家公园(Yosemite National Park)里,有一片树林被称为‘Mariposa Grove’。


在那里,我看到了一丛生意盈然的千年巨树。这些千年巨树属于红杉树的家族,有个很印地安人的名字–Sequoia’。


有一巨树高达三百七十五尺,直径有30尺。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一红杉比自由女神像更高,比海里的大蓝鲸还大。难怪介绍册子都说 Giant Sequoia Trees 地球上最大的生物!


这些红杉很神奇,原来这种树在恐龙时代已经存在了。


如今这些千年巨树的自然分布仅限于美国西岸和中国一些偏远的山谷。


 



其中最大的一棵被称为‘灰色巨人’(Grizzly Giant)。它不但巨大,而且很老,估计树龄有两千七百年。它掉下来的松果也非常巨大。


它的分叉比一般的树还粗壮。 可能是太老了,树皮也掉了一大块。但是,它的树叶还很绿。


 


我抬头遥看这巨树, 好像看到了一棵魔幻灵树


微风在吹着,大地很凌静,但我似乎在空气中听到了巨树在不停地向上生长,向横扩张。。。。。


 


我静静的看着大树,想起庄子在‘逍遥游’里也说过一个大的故事。


庄子的好朋友惠子有棵大树,人们都叫它。樗树干疙里疙瘩,树枝弯弯扭扭,虽然长在道路旁,木匠连看也不看。庄子却说这树既然无用,自然也就不会有人来砍伐。树来说,无用之用,正是它本身最大的用处。


我眼前的这些红杉树不是完全无用。它们的树皮能抗火,所以不容易被火毁灭。但是,它们不是木匠眼里最好的木柴,砍伐后一般上只被用来做围栏和庭院家具。这是因为它们的木质很松脆,不适宜制造一般的家具。高成本砍伐后的回报很少。也因为它们不是很有用,所以很多红杉树都幸存下来。


后来,经过环保人士的努力,大部分红杉树林被列为受保护的树林。


红杉树生命力很强,而且它们没有疾病或害虫的主要问题。


它唯一的弱点是它的根很浅,所以有倾覆的问题。


 



像上图的这一棵树,树很大,但根很浅。


它倒下来已经几百年了,不过看起来还很完好。


以前的游人都喜欢爬到树身上,和这个巨物拍照留念。


现在的游人被禁止攀爬倒下的树。还是让它好好地躺在那边吧。。。。


 





来这里的游人不算多,很多游人拍了几张照片就走了。 游人陆续离开后,这一片树林更幽静了。


这时候,一只松鼠在另一棵小树上啃松果,啃得很响,把我女儿吸引过去了。松鼠后来索性跳下树来,在地上跟我女儿玩追追。。。


 


我很喜欢‘灰色巨人’,所以不舍得这么快离开。


我在想,这棵树有两千七百岁了。在这长长的岁月里,这个世界经历了两次大战,还有很多巨大的变化,但我眼前的这棵树还一直活得好好的。


印第安人始祖,还有从美国东岸来到西岸的开拓者。。。他们都曾经站在我这个位置默默地看着它。


这棵巨树高高屹立,看尽了人世间的纷争,它大概有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触吧。


看着看着,忽然觉得人类很像蚂蚁。一直不停地忙碌着,急着向前走。。。


人都不知道生命是多么的短暂,而把各种烦恼和心结紧紧拉着,不愿意放下。


 


这时,天已黑了。 忽然想起我们还在树林里头,而树林里住着黑熊,还是赶快离开为妙!又走又跑地回到停车的地方,发觉那里只剩下我们的车。女儿却不想上车,说还没看到大黑熊。。。


 


拜访过巨树后,心里一直很坦然。


乡愁和一些沉甸甸的担子都很自然地一起放下了。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回事。


看清楚了一些东西,也做了几个重要的决定。


从那天开始,觉得很轻松。 好好的活在每一天,今天阳光真美好!


一直很感谢那棵巨树,想跟它说声:谢谢你!


 


最近联系上一个老朋友,一谈起来,发觉乡愁把他压得透不过气来,影响了他在海外的生活。


我跟他分享了一些个人的看法,但他没听进去。


我想,解铃人还需系铃人。


可能,应该建议他去拜访这棵巨树!


 


 


后注:这种红杉树跟我一年后在加州死亡谷(Death Valley)一带看到的千年老柏树 (Bristlecone pine tree)不一样。


Bristlecone pine tree 更老,有三至四千年的树龄,是地球上最老的生物。


埃及的金字塔在建的时候,老柏树已经活着了。那些千年老树,树叶都掉光了,但还活得好好的。


这些红杉树和老柏树都很神奇,有缘去拜访它们,是美国给我最好的两份礼物。这个感恩节,我真的很感恩!


 


 

Halloween。欢乐

又到深秋的时候了,树上的叶子都渐渐转变成金黄和橙红色。


看到这种景色,就知道又到了一年一度的 Halloween。这在美国是个很快乐的大节日。


 


这里的小孩除了圣诞节以外, 最喜欢的就是  Halloween。


因为这个节日很趣怪,可以打扮得很可怕,戴上面具,然后挨家挨户‘ Trick or Treat ’, 讨糖果吃。


 


这整个十月份,女儿从幼儿园带回来的手工和玩意儿都是跟 Halloween  有关,像制造稻草人,科学怪人和蜘蛛。


其它的学了什么, 我真的不知道!


 


几天前,她从幼儿园回来后,很兴奋地要我听她念:


 


Trick or Treat,


Smell my feet,


Give me something nice to eat.


If you don’t,


I don’t care,


I’m going to pull down your underwear!


 


天呀!


我一听完,马上问她,‘是不是你的小朋友们教你念的?’


她摇摇头,笑嘻嘻的说,‘才不是呢,是老师叫我们念的,我好喜欢啊!’


 


唉,看来西方的老师们的确比较自由!整个十月份的课,就在嘻嘻哈哈中度过。。。。


 



秋叶。


天气很晴朗,但风起的时候是冷飕飕的!



今年我的女儿打扮成‘Little Witch’, 拿着扫帚在找寻想象中的小猫头鹰。。。。


 



我们都很喜欢看到一堆堆的南瓜,橙得令人心情开朗。



Jack-o-Lantern。 一点都不可怕,小孩最喜欢。



很多地方可以看到白橙黑色配搭的气球,为节日添上更浓的气氛。


许多洋人把房子布置得很可怕, 墙上挂满黑蜘蛛和白白一片的蜘蛛网,还有咕颅头。


庭院里还放了假墓碑,看了令人毛骨悚然。


我不想偷偷摸摸在别人家门前拍照,所以只好用文字简单形容。


有其中一间房子,令我们叹为观止。简直像一艘海盗船!



一些从学校带回来的手工制作。



上星期去餐馆吃饭,老板送给小孩们的‘礼物’,有槊胶蜘蛛戒指和槊胶蟑螂。送这种东西,有点可怕。。。


但我女儿好开心啊,戴着蜘蛛戒指时,眼睛会发亮~



女儿把她的玩具娃娃也打扮成小巫婆。



她看了很多 Halloween 的书,嚷着说要吃 bat sandwich, 喝 eyeball soup, 用 spider toothpaste。


我说,‘绝对不行!’


她只好乖乖来吃草莓。



后来为了逗她开心,还是弄了一个 Monster 餐给她。她很惊喜,先吃掉蘑菇,然后笑说:‘哈哈,我最喜欢吃 eyeball’!


 


我们大人还是不怎么喜欢  Halloween, 但看小孩这么开心,还是入乡随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