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南方风情】十八世纪Drayton Hall大庄园

 

如果时光倒流273年,眼前的这个南方大庄园是怎么样的景象呢?

这是一个很宏伟壮观的田园大房子。房子前端有一个维多利亚时代(Victorian英式圆形大花园。大门口有马车和很多马匹,还有许多侍者和工人。

 

但是,大房子的另一端的景观却很不一样。那里有四个种植园,主要是种植稻米和棉花。你会看到很多忙碌的黑人奴隶在稻田和棉花田里劳作,田边还有四处跑动的各种家禽。

这个Drayton Hall大庄园,其实是一个很切实的大房子和种植园。

 

这是大房子二楼阳台的景观。可以看见门口有一个圆形人造土丘的痕迹。曾经,土丘上种了层层叠叠的美丽小花,是大房子前端最亮丽的地方。

 

 

这个大房子被认为是美国当今Georgian-Palladian 建筑风格的最佳范例之一。

它位于查尔斯顿市(Charleston)十一英里以外。而Charleston不是一般的美国城市。

它是美国南卡罗来纳州 (South Carolina) 的历史文化古城,拥有众多美国历史性建筑物中‘第一’的名衔:

美国第一间博物馆,第一间戏院,第一间公众图书馆,第一间市政府学院等等。

可想而知,这个古城在美国历史上有多重大的地位。

 

而且,引爆美国南北内战的Sumter堡垒,就位于Charleston的港湾。

我前几篇写的圣海伦娜海岛Saint Helena)和Penn Center非裔美国人文化中心,距离Charleston只有50英里。

这个大房子经历了悲惨的美国内战,1886年的美国东南部地震,和1989年雨果飓风(‘Hugo Hurricane’)的严重破坏,还屹立不倒,实属奇迹。

看着它,我想到我早一阵子读过的一本书《钢琴家》(‘The Pianist’),叙述了波兰犹太钢琴家在二战时期德国纳粹统治下,忍辱偷生的真人故事。

钢琴家和这个大房子都可以说是不同时代悲惨战争下的幸存者(‘Survivor’)。当然,活在那个悲惨时代就已经是最不幸运的事了,因为他们毫无选择,被命运推着走。

  

房子前段的这个小池塘是十九世纪才挖掘的。这一个小池塘,好像一面光滑的镜子。水中大树的倒影像一幅水彩画,很迷人。

温暖的阳光照射在小池塘上,漂亮的色彩让我联想到印象派画Claude Monet喜爱的睡莲和他心爱的睡莲池waterlily pond

我眼前看到的只是湖面上的一些杂叶,不是朵朵放的莲花和圆叶。

但是,这没有关系。我好像看到了一幅水光花影,斑驳闪耀的画。。。

 

要欣赏这个大庄园,最好的方法是坐在小池塘的这一端。

四处一片幽静,我们好像是庄园的上宾,受邀来参加庄园的宴会。

《绝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里的郝思,是不是就在这样的大庄园旁痴痴的想着她迷恋的艾斯利,恍然不知最爱她的人就一直在她身边?

 

1974年以前,这个大庄园一直都是Drayton家族私人拥有的产业,每年维修大庄园的费用很高。后来,Drayton家族出现资金周转的问题。一个集团出资要购买这个庄园,打算把它改建成一个带有田园风味的高尔夫球场俱乐部。Drayton家族顾及庄园三个世纪的历史,家族和庄园七代的感情及家族的尊严,毅然决定不出售庄园给商业集团。反而,他们主动联络美国的国家文物保护基金会(National Trust for Historic Preservation, 把整个大庄园卖给基金会(价钱没向外公开,不过很可能不是市场价格),他们的唯一条件:你们要好好地爱它,照顾它,保存它。。。不要尝试改变它。

基金会毫无犹豫的给予盛重的

听起来,这真像一个爱的宣言。

这个故事有没有一个美丽的结局呢?

Drayton Hall是当今美国历史最悠久,并向公众开放的大庄园。它被完好的保存着——就像基金会在1974年接管它时一样。

要参观大房子每人必须付费$18(RM60),这个费用包括了一个50分钟长,由导游带领的参观团。

 

 

导游是念建筑学的学者。她很有耐心的跟我们娓娓道来保存历史文化遗迹的两个不同的观念: 

恢复Restoration和保存Preservation)。

 

恢复Restoration是保护历史古迹的典型方法。一般上是把老房子维修和恢复成当年的状态,并添加那个时代的家具和画像,以营造出房子当年的气势。参观者会看到老房子,华丽的家具,餐具和灯饰,感觉就像主人还住在房子里一样。

但是,基金会从一开始就决定了用保存Preservation)的方法来保护庄园。导游说,大房子从来都没有接电,暖气和自来水,现在也一样。基金会觉得装置电源,暖气和自来水会对老房子作出太重大的结构改变,是一种破坏,所以决定保持原状。

 

除此以外,每个房间都没有设置家具,画像和灯饰,所以整个大房子都是空荡荡的。为了让墙壁能‘呼吸’,他们也没有特地为了美观而在墙壁上加诸化学漆涂料。这是我第二次听到墙壁能‘呼吸’这个用词,所以感觉有点像小学生那样雀跃(第一次是在张集强的文章《会呼吸的建筑》里了解这个建筑学的道理)。

 

所以,参观者看到的这个大房子,没有经过很刻意的美化。它保存了最原来的面貌。

房子的一些地方还在进行着长期性的维修工作,没有公开给参观者。导游解释说,基金会请了一群专家来做一个长期性的研究报告,研究如何确保老房子的结构安全。他们的宗旨是寻找最好的方法来保存老房子,而不是急着修理老房子来吸引游客。

 

另外,市政府为了保护老房子的结构,答应了基金会的要求,安排所有飞机绕道而行。我听了恍然大悟,原来大庄园的安静恬然,是经过许多人的努力和配合才达到的。这些人的努力和用心,令我十分敬佩。

 

 

这是二楼的会客厅,是主人和客人聊天,喝咖啡和跳舞的地方。屋顶上本来有一幅很大的壁画。南北战争时,房子的主人把壁画卖了,捐赠给南军,以支持南方的独立战争。

 

很令我感兴趣的是老房子的最底层,这是房子最简陋的地方。它是厨房和工作室,也是储存家庭用品的地方。在老房子工作的黑人奴隶(大约45人)就住在这黑暗的底层。

 

从底层有一个窄窄的,很弯曲的小楼梯通往楼上。每当主人拉起钟拎bell rod),奴隶就马上跑上楼接受使唤。我在想像奴隶捧着一个重重的托盘,上面放着漂亮的餐具和丰富的食物,通过弯曲的小楼梯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走上楼。。。。那可真辛苦。

 

从黑暗的底层走出来,松了一口气。才在里面呆了十几分钟,我已经感受到房子底层很沉重的压抑感。也想到了我很喜欢的一首诗《什么是沉重》。

 

What are heavy?

                            Sea-sand and sorrow

    What are brief?

                                    Today and Tomorrow

         What are frail?

                                              Spring blossoms and youth

                What are deep?

                                                        The ocean and truth

 

‘What Are Heavy?’    Christina Rosetti (英国十九世纪女诗人)

 

老房子后面的景观也让我很惊喜。这里有一条河(Ashley River),是庄园主人和客人在河边慢步的地方。几年前,对面的那块土地被公开出售。一个商业集团打算把土地发展成面向着河流的高级住宅公寓。听闻这个消息后,基金会很震惊。他们向公众人士凑资,受到很热烈的支持,最后成功买下了对面的那块土地。现在那块土地被置空,就是为了保持当年大庄园遥望对岸的幽静景观。

 

这一棵大树和河流让我想起了童年很喜欢的马克吐温名著《汤姆历险记》——汤姆在河边和和他的一群小伙伴无忧无虑的嬉戏着,想象着他当上了海盗。。。

虽然这不是密西西比河畔,也不是美国的最南部(Deep South,但是美国东南部有一股很浪漫的情怀,景色和环境的美丽和优雅令人深深陶醉。

 

有一些大树曾经被1989年雨果飓风摧毁,遗留下来的‘幸存者’约有250年的树龄。

 

 

 

橙色的菌类长在大树的树干上,是那么的引人注目。

 

 

 

美国南部的郊外到处可以看到沼泽地,栖息着多种珍稀鸟类

看着这片沼泽地,我想到了可怕的鳄鱼(alligator)。

之前导游有警告我们在河边散步时要注意,因为沼泽地里也住着鳄鱼。

女儿看我若有所思的样子,忽然发问:

‘是不是这片沼泽地住着 Swamp Monster呢?Hoohoo….Swamp Monster出来抓人了!

 

 

这是我百看不厌的大树Spanish Moss。不论怎么看,它们都是那么的迷人。

 

 

这一天天气很晴朗,一片片的树叶看起来像一颗颗会发亮的小星星

 

 

绿色和金黄色的配搭,闪闪生辉,让这世界充满了希望。。。

 

 

Spanish Moss有什么用途呢?

 

 

我要把它拉下来,我要swing swing swing!’

 

 

‘成功了!团团转,菊花园。。。’ 

(这是我教女儿的粤语童谣)。  

 

 ‘我捡到了一颗特别大的星星!但是,地上还有很多掉下来的星星。。。。’

 

 

以前大房子后面养了一些家禽。为了防止家禽跑进河里(那里有鳄鱼),他们挖了一条横沟,被称为哈哈(‘ha-ha’)是园林设计的特别用词。

 

踏上了‘哈哈木桥’。。。准备。。。 

 

冲!  

女儿向前冲的背影很像我家后院子里的小白兔,顿时令我想到四个字‘动若脱兔’。

 

小孩的确不需要太多玩具,给她一个大草地,或几棵大树和Spanish Moss,那就是很美丽的一天了。

 

这一天,大人小孩都满载而归。

沉睡的白色森林

这一天, 在海拔8500尺的高山上,我们遇到了坏天气。

看到前面有一辆铲雪车, 把吸起来的雪高高地向天空喷去。

如果我们不是要来森林徒步,这个景象实在还蛮有趣。

看着天空一大片的灰,不禁担心是不是要取消登上小雪山的计划。

 

来到森林的边缘,看到的景象是:地上一片白,天上一片灰。

白与灰的相遇,感觉就是朦朦胧胧。

想起很多朋友不喜欢灰色,觉得它深沉,忧郁和寂寞。

但此时的灰色有点不一样的感觉。

它散发出一种难以形容的淡然平静

 

一大片灰色笼罩着整个森林,白色森林就好像在沉睡着。

是很特别的一天。

我们把女儿放在半天的幼儿班,多请了一天假,打算在两小时内往返一座小雪山。

如果女儿同行,需要花上至少四个小时,对她来说会太吃力。

我在背包里多放了一些干粮,瓶装水和两件保暖的衣,毫不犹豫的出发了。

如果我们的行程有任何耽误,延迟了接女儿的时间,她的幼儿园会每一分钟跟家长收取一美金。这会很吃不消!

我们蛮熟悉这一片森林,天气看起来也不算恶劣,所以我们有很大的把握能顺利登山

 

除了我们两人之外,只看到另外两个滑雪的人。他们走得很慢,很谨慎。

而且,我注意到左边的那个人背着一个铲子。

爬雪山的人有时会携带一个铲子,如果遇到雪崩的情况,铲子是救人的工具。

我们要爬的雪山不高,路程不远,而且天气很稳定。所以,雪崩的危机很渺小。

不过,我很佩服这两个人,他们装备非常齐全。经过他们身边时,我们互相打了个招呼。

原来他们要跟我们登上同一座雪山。

通常滑雪的人比穿雪鞋的人速度快上好几倍,但是他们走得比我们慢。我想是他们的背包过重

 

走进了森林,往外面看去,还是一片朦胧。

但是,再多走几步,却发现森林里面有另一个意想不到的世界

森林里面很明亮!

信息亭变成了森林里的小白屋,在众树的围绕下格外有情调。

 

这是我看过最美丽的‘圣诞树’

树的最顶端有一颗星星, 那是大自然界的星星

 

轻柔的棉花糖,看了让人爱不释手。

后果是,为了方便拍照而戴着的薄手套湿透了!真糟糕

 

天空依然一片灰。

不过树林里的感觉很活,大概是树林里的负离子含量很高

而且,看到动物的足迹,就知道这个森林是活的,沉睡只是一个假象。

猜猜看,这是什么动物的足迹

 

大部分松柏科的植物都属于常青树(Evergreen trees),特征是枝繁叶茂,四季常青。

有一些常青树会在冬天换叶。这几棵树的底段就掉了叶子,被白雪撒了一身,也很有美感。

森林里到处藏着小妖怪,纯白色的小绵羊和小海豹。

我们走得很快,一个小时半登上了山顶。

看到这棵‘雪树’,就可以感受到天气有多冷。

在雪山上的气温肯定是零下负数的,只是我们不肯定温度有多低。

 

灰白色的大树,薀藏着一股坚韧不拔的气质。

觉得冷。。。

 

好冷。。。

看到这棵树,竟然产生怜惜之意。

寒风凛凛的冬日,灰白色的大树,此情此景,不是很浪漫吗?

从这里看过去,据说可以看到Lake Tahoe一片蓝盈盈的湖水,景观非常优美。

夏天的时候我从来没有上过这座小山,所以只能看着这一片灰来想象那一片蓝。

当然,在这样的天气下,那蓝蓝的湖面上,应该也是一片灰蒙蒙的。

能够登上这座小雪山,我们都感到很欢喜

 

下山了!我们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我们用跑的方法下山,只要不是像一团雪球那样滚下山就好了。

跑,跑,跑。。。。

 

穿着雪鞋在厚厚的雪地里跑步,其实一点也不容易。

我在雪地里跑的时候就了一跤,顿时好像陷进了雪坑里,整个人重甸甸的, 动也动不了。

要从厚厚的雪地里爬起来需要很大的力气和毅力

 

回到了平地,看到了小白屋, 知道我们找到了原路,一切安全了!

 

我在全神贯注拍摄着大树枝干的时候,忽然传来一阵很清脆的鸟鸣声,一只小鸟‘唰’一声地飞进了我的镜头视野里!把我吓得向后退了一大步!

这只小鸟长得胖鼓鼓的,煞是可爱。

童年的时候,我家里养了很多鸟,所以我对小鸟有一份特别的感情

在静谧的森林里看到它,心里就是非常的欣喜。

小鸟从一棵树飞到另一棵树,一直紧紧地跟着我。

当我离开森林时,它响亮的鸣声似乎通彻云霄

 

走出森林,再次看到了那一片灰,而且比之前更灰了。

乍然想起,那两个滑雪的人,怎么完全不见踪影?

忽然,我们听到了几个人说话的声音。

隐隐约约的,好像很近,又好像很远。

这种感觉很玄。

但是,我们什么都没看到,所以我们就继续向前走

 

这一天,是不平凡的美丽。

和蓝天白云的魅力相比,这一片灰的意境其实更胜一筹

离开时,看到冬日的太阳懒洋洋的,好像在半休假。

接了女儿,回到了温暖的家。

下午喝着一杯热咖啡,上网看新闻。

一看到高山区的头版新闻,吓了一跳!

有四个在高山区步行的人在森林里迷了路,怎么走都出不来, 很慌张。

还好其中一人的手机有讯号,他挂了个紧急电话求救。

他们困在森林里两个多小时才被巡山者找到,最后安全离开。

看看新闻叙述的时间和地点,就是我们离开森林的时候,而且是同一个地点。

所以,我们听到的声音就是来自这些人!

我们身上带着指南针,所以很有把握顺利找到原路。

想象这几个人在树林里团团转,每一棵棉花糖树都长得一样。天寒地冻,脚上踏着一片白雪,头上一片灰,那种惊慌感可不是开玩笑的。还好最后是有惊无险。

 

沉睡的森林很神秘,但也带着一股隐藏的危险性。

就好像雪山很漂亮,但雪崩的机会始终是存在的。

所以,我常常提醒自己,进入森林时要记得我们只是过客,动物和植物才是森林的主人。

登上雪山前要熟悉环境,准备妥当,没有把握时要马上掉头回去。

安全第一是在森林和雪地徒步的大前提。

一切都准备好后,心就可以放轻松,悠闲的享受大自然的美丽!

 

 

 

 

Martin Luther King 的梦工厂(下)

[ 文接Martin Luther King 的梦工厂(上)]

 

《我有一个梦想》是Martin Luther King最有影响力的演讲。

他这个演讲为他获得巨大的成功,从此他在国际上享有崇高的地位。

1964年,Martin Luther King赢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1965年他被美国犹太人委员会授予美国自由勋章,表扬他对人类自由的贡献。

 

Martin Luther King领奖时说:

 

Freedom is one thing. You have it all or you are not free”

 

换句话说,自由必须是彻底的,它没有中间的地带

 

 

停下来想一想,你同意吗?

 

这一年,Martin Luther King的民权运动发展得气势如虹。

他的梦想已经开始飞扬。

 

1967年,Penn Center的打理人把建筑宏图交给Martin Luther King过目。他们打算建一座建筑物,作为Martin Luther King的新策略中心。Martin Luther King很感慨,这个历史悠久的Penn Center 已经从当年的一所小学校发展成为黑人民权运动的策略中心,和黑人的历史和文化中心。这当中,他不只是见证了民权运动的成长,他就是那个带动着民权运动前进的先锋者

但是,这个时候,Martin Luther King的生命受到了很多的威胁和恐吓。

他每一次看着他的妻子和四个孩子时,他都感到万般的不舍。

他只觉得很累,很沉重。。。

但是,他不能停下来。

他很清楚,整个民族的未来都扛在他的肩膀上。

 

1968年的四月,Martin Luther King发表了一个耐人寻味的演讲。在这个被后人称为我已到达顶峰I’ve Been to the Mountaintop的演讲里,Martin Luther King好像预知了他的死亡。


他说:

‘我们面对着一些困难的日子。不过这对我来说已经不要紧了,因为我已到达顶峰,而且我不介意。像任何人一样,我也想能长寿,长寿有它的重要性。但我现在已经不担心这件事了。我只想依循上帝的旨意。

 

祂几经允许我上山,而且我几经看到了。我看到了希望之地。我也许不能陪着你们到达山的另一边。但是,今晚,我想让你知道,我们会抵达应许之地。今晚我很高兴。我不担心任何事情,我不怕任何人。我的眼睛已经看到了主赐予的荣耀。’

 

第二天,他被一个白人枪手刺杀死亡。

很可悲的,Martin Luther King 死时才39 岁。

 

他的梦想,是不是随他而去?还是有其它人能即时接上这个重担子?

事实上,他是民权运动的灵魂人物。他的遇害对民权运动是巨大的打击。一时之间,民权运动的进展几乎陷于停顿。

之前和Martin Luther King一起共进退的民权运动领袖受惊受挫,没有能力马上接上这个担子。

但是,年轻的一辈已经深深被Martin Luther King不朽的精神鼓舞着,立志要继续奋斗下去。

可以这么说,民权运动已经从萌芽发展到成熟的阶段。

已经没有人或事可以抵挡这个趋势。

 

***************************************************

 

 

在感恩节之后的一天,我和家人去参观了海岸边的灯塔 ‘Hunting Island Light’。离开时,忽然下起倾盆大雨。为了避雨,我们把车子掉头回到附近的一个小镇。在车里等了一会儿,雨渐渐小了,我们快速地冲进了一间餐馆。坐下来后才发觉这不是一间普通的餐馆。 这是Gullah  文化的民族餐馆。

Gullah 文化就是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和佐治亚海岛一带的非裔美国人的文化。

他们的祖先就是当年南北战争时在海岛一带被解放的黑人奴隶。

餐馆墙壁上挂着许多餐馆主人的亲笔画作。

有一幅是黑人在棉花种植园劳作的画,令我印象很深刻。

Gullah文化的独特食物包括玉米面包(cornbread),深绿色叶子的菜 (collard greens),  番茄海鲜汤和南方炸鸡,非常美味可口。

看着墙壁上的画,我忽然想起曾经看过的书本有提起Gullah文化,印象中这附近好像有个非裔美国文化中心。

问起餐馆的打理人,他指着马路的对面, 笑说:‘你来对了地方, Penn Center就在对面。’

看看马路的对面,一个Penn Center的指示牌都没看到。这个地方真的不是旅客常来的地方。

午餐过后,我们开着车子去找Penn Center 竟然还迷了路。转了几圈,终于到了Penn Center的院子。

这里有很多古老的建筑物,有一股很朴实的校园气氛,可惜的是所有建筑物都没开门,因为这一天是当地的公共假期。

这时,天空开始下起毛毛雨,有一股幽幽的感觉。整个地方静悄悄的,我们好像私闯了重地。

我想要拍几张Penn Center的照片才离开。

这是Martin Luther King的梦工厂,他曾经在这个地方渡过许多重要而且快乐的日子,意义非凡。

从车里出来,匆匆跑到一棵大树底下避雨。拍了一两张照片以后,不是很满意。忽然有股很奇妙的感觉,抬头一看。

哗——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眼前的是一棵很宽大的树,至少有几百年树龄。它的树干很粗壮,树上的Spanish Moss像银发般地下垂着,暖暖的阳光从树上洒下来, 一滴雨水也没渗透。

我看着树上闪着的亮光,心里感到一阵莫名的温暖,在树底下的感觉是非常的安全和舒服。

而且,我感觉到一个慈爱的老人在跟我微笑。

 

我看着它,竟然产生了想爬上树看看的冲动。树干很粗壮,我有把握可以爬上去。我只想爬上去,给大树抱一抱。。。

 

回家后,常常想起在Penn Center  里这棵会微笑的大树。我想,这棵大树应该也陪着当年那些伟大的民权运动分子渡过许多纷纷扰扰的日子吧。它从小树苗茁壮成长到一棵这么粗壮结实的大树,可能有特殊的象征性。它就像非裔美国人的民权运动,从一个无比渺茫的梦开始,发展到一个飞扬的梦。

2008年,欧巴马当上美国历史上第一任非裔美国总统。

这一个源于150年前美国南北战时的幼苗,终于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Martin Luther King的一个梦,也终于梦想成真。

 

这是Martin Luther King的一个梦, 那么,你的梦呢?

 

 

 

 

 

 

 

Martin Luther King 的梦工厂(上)

Martin Luther King是个传奇人物。他是民权运动领袖,一生致力于结束种族隔离,并以暴力的方式追求种族平等

1986年,美国设立了Martin Luther King联邦法定纪念日, 定于每年1月的第三个星期一。

(注:Martin Luther King的生日是115日)

在美国的联邦法定假日里,被纪念的伟人是开国元首华盛顿总统(George Washington),和发现美国新大陆的哥伦布(Christopher Columbus) 但是,美国并没有为其他伟人,包括大名鼎鼎的林肯总统 (Abraham Lincoln) 设立一个法定纪念日。

Martin Luther King,一个民权运动领袖,却有一个特别的法定纪念日。这是史无前例的

这一天,学校、政府和联邦机构都不开放。

为什么? 为什么?


因为,这一天的意义非同凡响。

这一天,是为了纪念非裔美国人民权运动的一段辛酸史。

这一天,也是全美国人民庆祝种族平等和自由的一天。

 

去年感恩节,我有缘去了美国南方一趟,无意中接触到一个和Martin Luther King很有渊源的地方。这个地方,竟然和我以前读过的美国历史记载, 像两条交叉线, 在一个点偶然交错,连成了一个故事。

这不是Martin Luther King的生平故事。这是他的一个梦的故事。

 

这个故事要从1860年说起。

在美国南卡罗来纳South Carolina外面, 有一个很美丽的小海岛——‘圣海伦娜’(Saint Helena)。

有一条很长的桥 通往海岛,桥的另一端连接着内陆城市Beaufort

海岛上有很多湿地,栖息着多种珍稀鸟类

海岛的东面有个美丽的灯塔 ‘Hunting Island Light’ 面向着波涛汹涌的大西洋。

但是,这个像诗一样美的海岛却一点也不平静。

就在1860圣诞节前的四天, Beaufort这个南方小城市改变了美国的历史。

那一天,Beaufort出现了许多陌生又严肃的脸孔。

这些人都不是泛泛之辈。

他们是代表美国南部六个蓄奴州的领袖。

他们聚集在Beaufort的一间南方大房子,很郑重的达成了协议,起草了脱离美联邦宣言(‘Secession Ordinance’)

而第一个打头阵,宣布脱离美联邦的南方州就是卡罗来纳州!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南方州陆续的宣布脱离美联邦,成立了美利坚联盟国(The Confederate States of America),成员有11个南方州。

换句话说,他们是向美联邦放话:‘我们南方现在独立了!再见!’

美国顿时一分为二。

四个月后,美国南北内战正式爆发。

引爆地点正是卡罗来纳州的Sumter堡垒,离开小海岛才50英里。


从此,小海岛就难得平静。

因为,林肯总统和他的联邦军(简称北军)要攻下来的第一个目标就是卡罗来纳州。

同年的11月,经过一场激烈的海上战役,北军大势攻下Beaufort和附近的海岛,南军连夜撤退。

北军控制了卡罗来纳州的海岛后,遣派80艘战船,14军人和1500马匹,驻守在海港重要位置。

海岛上1000个黑人奴隶,这1000个曾经被白人拥有的‘资产’,在一夜间成为了自由人。

这就是一个梦的最开始。


 

先回头说一说,这场血泪斑斑的美国南北内战,犹如同胞兄弟互相残杀,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其实,内战的发生起于南北利益的矛盾。

北方工业发展迅速,需要自由劳动力。而且北方出现了一群废奴主义者(abolitionist,反对奴隶制度和不平等的对待。

南方发展的却是农业,有很多棉花种植园, 需要大量的黑人奴隶劳动力来操作。所以,南方很坚决的拒绝解放奴隶。

南北矛盾激化最终爆发战争。

这时,内战还在全国其它地方打得如火如荼。

在幽静的圣海伦娜海岛上,蓄奴者离开了,出现了另一群人。

这是一群很有爱心的废奴主义者。他们从北方千里遥遥地赶到这个小岛,只为了向那1000个被解放了的黑人伸出援手,协助他们渡过这一段动荡不安的人生。

1862年,他们在平静的海岛上,设立了一个传奇的学校——‘Penn School’

这是美国为被解放的黑人奴隶而设立的第一所学校。

(注:它是当今最重要的非裔美国人的历史和文化中心,被称为‘Penn Center’。它50英亩的土地范围里一共有19个历史性的建筑物。)

 

时间加快100年。

1962年的一天,33岁的Martin Luther King一身休闲服装,心情很放松地坐在Penn Center的院子里。 院子里长满了美国南方到处都可以看到的大(Live Oak Trees),树上垂下类似长松萝的Spanish Moss,美丽极了。

他的几个孩子在院子里玩球,孩子们清脆的欢笑声一阵阵地传来。

看着孩子们的笑脸,Martin Luther King回想起过去六年紧张的生活换来的漂亮成绩。

他最难忘的是1955年。


那一年,一个黑人女裁缝Rosa Parks 在巴士上拒绝让位给白人坐,因此违反了种族隔离法而被逮捕。

Martin Luther King带领发起AlabamaMontgomery工共巴士抵制运动,抗议这个不平等的巴士种族隔离政策。抵制运动长达385日,局势变得非常紧张,Martin Luther King的房子前端竟然被炸毁。

生气的黑人群众纷纷拿起枪要为他报复,平静的Martin Luther King在被炸毁的房子前呼吁众人冷静下来。Martin Luther King强调他追求种族平等的唯一方式是非暴力的方式。他的灵感来自从印度圣雄甘地,和美国文人Henry David Thoreau的名著 ‘Civil Disobedience’。 

群众受到感染,决定放下枪械。

民权斗争的结果是历史性的判决,法庭宣布Montgomery工共巴士的种族隔离政策不合法!


那一次胜利后,本是传教士的Martin Luther King马上成立了南方基督领袖组织(The Southern Christian Leadership’),利用黑人教堂的力量为黑人民权继续斗争。

这之后,就是一波又一波的忙碌和斗争。

Martin Luther King常常在国内到处演说争取支持,也发起了许多民权运动。他和家人聚少离多,心里倍受煎熬。

只有来到这里,这个小海岛的Penn Center 紧张的心才能够放松下来。

他在这里有一个固定的家庭居所,和一个开会的地点。他和南方基督领袖组织的其它领袖常常在这里开重要会议。跟据一些书本的记载,Martin Luther King在这些会议里往往很平静放松。有不少黑人领袖都很不耐烦,觉得民运的进展裹足不前。他们也倾向于偏激主义,所以不满意Martin Luther King主张的非暴力和平方式。

那个时候,出现了一个激进的黑人民运代表,那就是信奉伊斯兰教的Malcolm X他主张的方式和 Martin Luther King的和平方式背道而驰。这个激进领袖的崛起,为南方基督领袖组织带来不少冲击。对于这些挑战,Martin Luther King用他一贯的平静方式去面对。他坚信,唯有非暴力的方式,能够永恒的改变黑人民运的历史。

 

这里也是黑人和白人领袖聚集商讨事情的地方。因为在这个偏僻幽静的海岛,他们不会受到外界的干扰。

在这里,Martin Luther King和他志同道合的领袖一起为民运努力,一起探讨民权运动的未来动向,一起追梦。

这一个地方,就是Martin Luther King的梦工厂。

 

接下来那年,Martin Luther King在华盛顿的林肯纪念堂前发表了历史上著名的演讲:

《我有一个梦想》( ‘I have a Dream’)。

当天出席的人数高达250000人, 这当中包括了很多白人支持者。这次集会所产生的巨大舆论压力,终于迫使国会在1964年通过民权法案,宣布种族隔离和歧视政策为非法。

毫无疑问,Martin Luther King演讲《我有一个梦》美国民权运动史的关键事件,也是黑人民权运动的高峰。

这个演讲的文字和精神都是永久不朽的。



这里引述其中很令人感动的一段:


‘我梦想有一天,这个国家会站立起来,真正实现其信条的真谛:
「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 
我梦想有一天,在乔治亚的红山上,
昔日奴隶的儿子将能够和昔日奴隶主的儿子坐在一起,
共叙兄弟情谊。 
我梦想有一天,我的四个孩子将在一个不是以他们的肤色,
而是以他们的品格来评价他们的国度里生活。 
我今天有一个梦想。
我梦想有一天,幽谷上升,高山下降,
坎坷曲折之路成坦途,圣光披露,满照人间。 

 

 

         [待续]

注:美国黑人曾经被称为‘Negro’ (是拉丁语,词义是‘黑色的’),在种族歧视下,’Negro’ 逐渐演变成对黑人的诬衊语言。

由于美国黑人的祖先都来自非洲,他们在1988年后被称为非裔美国人( African-American )。

文中的叙述是有关历史,所以我保留了‘黑人’的字眼。

白色森林。棉花糖树

圣诞节过后,我们再次走进了白色森林。

整个森林罩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雪,树叶上挂满了亮晶晶的冰柱。

这一片雪白,像小精灵的魔幻世界。

 

 

冬日的艳阳从雪树枝头里发出炫目的白光。

白雪把大树点缀得像一串串棉花糖——它们是那么的洁白,那么的轻柔。

本来我们要去登山,但不经意地走进了棉花糖树的世界,  忘了原来的路。

 

 

微风吹过,棉花糖树枝上的银条儿轻轻地摇晃着,好像在跟我们招手。

 

 

森林静悄悄的,让我们安心地沉湎在这个白色和银色的世界里。

 

 

这些冰柱把我们带入了童话王国,我们仿佛看到了魔王一根根尖锐的神爪。

 

 

 

一个小小的手,从雪树上拔下一根晶莹透澈的冰柱,在雪地里唰唰唰地写下我们对森林的爱与祝福。

 

但愿这片美丽的森林长青长存,不会受到人为的破坏与污染。

 

但愿可爱的小黑熊,还有黑熊妈妈和黑熊爸爸能在森林深处里安宁地生活着,不受猎人的干扰。

 

这一天没有下雪,天空很澄蓝,光影很清晰。

 

走在光影交错的森林里,除了游人的足迹外,看到的尽是一片光滑的轮廓。

 

 

 

 

在耀眼的阳光下,点点的银光在雪地上闪着,从任何角度看都是那么的迷人。

 

棉花糖树上的大松果都被厚厚的雪覆盖着,不见踪影。

只能看到大树顶端的一些小松果,它们就好像圣诞树上的点缀饰物,轻轻地随风摇晃着。

在森林里常常会有意外的惊喜,只要你像一个孩子那样用心去看。

你看到吗?那是童话王国里的白雪巨人,在笑盈盈地背着一只快乐的小象!它咧开嘴在笑。。。

这个冬天我们来了这个森林很多遍,但每一次都看到了不同的景致。

这一次的雪很深,而且很松软,像一堆堆的纯白面粉。

白雪把一些比较矮小的松树几乎完全覆盖了,只看到顶端的一部分。

 

女儿在雪地上盖了一个手印,然后要求我拍个照。

我问她这是干什么的?

她笑眯眯的说:‘就像你上次那样盖个手印咯,不过我没有跌倒哦,嘻嘻嘻!’

还好我心情好脾气也不差,所以就帮她拍了个雪地手印照来留念。

离开这个魔幻世界之前,先来打场‘冰柱之战’。不过,胜负一看就知道了。

正义对抗黑暗的力量,正义的冰柱还闪闪发亮呢!

 

山头的另一端比较多游人,大部分是来这里玩橇(sled)。 从高高的雪坡上坐着橇滑下来,速度很快的时候会有飞起来的感觉,就像坐上了一个会飞的魔毯!

也有游人在雪地里驾驶照片中的那种雪上摩托车(snow-mobile),驾驶的速度很快,看起来十分刺激。雪地上的玩意儿还有snowboarding, downhill skiing, cross-country skiing等等。我们都是在马来西亚长大的孩子,对冬季的雪地运动不熟悉,所以雪地徒步是我们最喜欢的冬季户外活动。

 

上车离开时,看到两个人拉着狗儿来雪地徒步。

白色森林的这一端很少有人行走,因为今天是圣诞节过后的大销售日子,大部分的人都去抢购打折的货品了。

我们这些年来常搬家,不需要带着太多的物质负累。

我们感到很幸运。因为这一天,又是我们和大自然的一个特别的约会。

     

George Winston ‘Living in the Country’ (Piano)
                  

白色沙滩

我们住的内华达州城市地处海拔5,000尺,过去两年的圣诞节都是在白雪纷飞中度过。

2010年的圣诞节,一片阳光灿烂,却没有下雪。

那一天清晨,我们开了车,去寻找我们的白色圣诞。。。

被白雪覆盖着的内华达山脉——迷人的Sierra Nevada ——我们来看你了!

天上,是一片透明的浅蓝。

湖水,是一片幽幽的深蓝。

天与湖的蓝,遥相呼应,是一片和谐和纯净。

从山上遥望 Lake Tahoe。完全看不见下山到湖边的路径,只看到一个白雪皑皑的山坡。

我上车报告了探查结果,女儿在车后坐‘哇’一声哭了起来。

‘我不要去snow-shoeing!那个斜坡都是雪,我会下去的!’

怎么跟她说都没用,她很坚持不要下车。

我和H 面面相觑,差一点就决定放弃看湖,开车回家。

后来,灵机一动,拿出一粒‘Magic Lindt Chocolate Ball’ 给她。

闹脾气的小孩吃了巧克力,口甜心甜。

她奇迹般的自动要求下车,穿上雪鞋,跳上雪墙探视环境。

车外的空气很清新,顿时让人心情开朗。

开始下山确实是比较困难。

但是,只要心里克服了怕跌到的障碍,穿着雪鞋下山不是很难的事。

我们开始时是以 ‘Zigzag’的方法下山,后来熟悉了在雪地上行走的感觉,就直接一大步一大步向下走。

猜猜看,是谁的足迹?

雪地徒步的乐趣之一,是细细观察雪地上的足迹,看看谁也来过这一片漂亮的雪地。

左边的是一只狗,右边的大概是狗儿的主人留下的庞大雪鞋足迹。

沿路看到很多棵大树。这棵大树长着绿绿的青苔。

这两棵大树的枝干都很挺直。

一棵的叶子很稀松,但还是很翠绿。

另一棵的叶子却已经掉光光了。

走到了沙滩。蓝天白云,一片幽静。

沙滩上,没有其他人。有的,只是风吹过的声音。

这就是——‘白色沙滩’!

白雪覆盖在沙滩上,一片清纯无瑕。

 

走下木梯级,来到这个颇有名气的裸体沙滩(‘nude beach’)。

夏天时来过,看到很多一丝不挂的裸体客,他们看起来都很坦然放松。

他们晒得古铜色的皮肤和沙滩的颜色,产生了一股很自然和谐的感觉。

连我那爱笑的女儿,都没有想过要想取笑他们,因为他们看起来就像大自然的一部分。

 

在冰冷的冬天当然看不到一个裸体客。

这一天,这个幽静的白色沙滩是属于我们的。

蓝与白的相遇,是浪漫,是纯净,也是洒脱。

白色是超脱的纯洁。
光影的交集,为白色沙滩添上优雅的美感。

是同一只狗儿吗?狗儿和主人一起走在白色的沙滩上,留下了美丽的痕迹。


沙滩的沙很纯净细腻,Lake Tahoe 湖水清澈见底。

要去另一边攀爬石头看湖,就要先经过这一关:小小的独木桥。 

我们很自在地攀爬,很随意地行走。。。今天是我们和大自然的约会。 

心静如水

 

被白雪覆盖的Sierra Nevada——你看到我了吗?

让我们为这个美丽的圣诞约会画上句点。

上山的路上,看到了一棵又一棵坚韧不拔的树。

有一些树几经是棕红色了,有一些树却是令人惊艳的绿!

这里的松果比在 Yosemite 国家公园看过的松果小多了,但用一个手提起来还是有点吃力。

这次戴着黄色薄手套,拍照时不用脱掉手套来拿相机,方便多了。 

在这个寒冷的冬季, 竟然看到萌芽的植物和一片绿意。有个错觉,春天来了吗? 

上山的路上,累极了。。。 

回家的路上,经过一些美丽的度假屋。

可能是肚子饿了,看到路边的积雪就联想到被切开的白色奶油蛋糕。 

谢谢你,Sierra Nevada 的雪山! 

下次再见,小白屋!

  

George Winston ‘With the Wind’

【阅读】《拯救大自然的力量》(A Force for Nature)

拯救大自然的力量》(A Force for Nature

John Adams & Patricia Adams, 2010 年八月出版

 

两件小事。

两件发生在你身上的小事,有可能改变你的人生,或者改变这个世界吗?

是有可能的。。。如果这两件小事让你很生气。

 

1969年,三十四岁的美国律师John Adams坐在约市曼哈顿区著名的Battery 公园,一边欣赏着Hudson River的美景一边享用午餐。

忽然,他看到河面上漂流过一堆未经处理的污水。。。。。。

John Adams顿时很震怒——‘这样的事怎么会发生在这世界上最伟大的城市?太荒谬了!’

 

另一天晚上,John Adams和几个朋友一起用餐。有个念森林学的朋友兴至昂昂地说:‘管理森林的最好办法就是砍伐大树,尤其是那些老树!’

John Adams的好朋友Jim喊了一句:‘这是亵渎!’

‘This was sacrilege! ’)

你们能够想象这个情景吗?一棵两千年树龄的大树被砍伐下来,只为了制造野餐用的木桌子!

但是不要忘记,这是1969年。

 

这两件事一直无法在John Adams的脑海里抹去。John Adams很热爱大自然,他不能忍受这种没有道理的事。终于,他决定以行动来改变这个事实。

接下来发生的事是环保界里人人称道的。

John Adams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年轻律师联手, 经过重重困难,创立了Natural Resources Defense Council (NRDC) 环保组织。

这个全球著名的环保组织,你有听过吗?

1970年以来,NRDC经发展成为一个拥有120万会员的国际组织,其使命就是保护脆弱的地球。这本书就是NRDC的创始人John Adams鼓舞人心的回忆录。而这一切的开始,竟然是来自那两件另John Adams很生气,但并不怎么严重的‘小事’。

 

 


(注:这篇文章的所有照片取自于网络。)

 

这本书比我想象中还有趣,我几乎是废寝忘食地在一个星期天读完的。我以前曾读过这个组织的一些新闻和活动,但是没有深入了解。现在才知道,原来这个环保组织的先锋是一群好律师。他们当中有很多出色的法庭大状,他们毅然离开了高酬劳的工作,加入了这个小组织。他们充分利用他们的口才,毫不畏惧地挑战任何他们觉得不公平的环境政策和不道德的大商业机构。能够想象他们有很多敌人,他们也受尽了委屈。但是这群人有一股燃烧着的热诚,鼓舞着他们前进。


只因为他们相信——他们有能力改变这个世界。

  

 

 

‘There are only two things in the middle of the road – a yellow line and a dead skunk.’

 

Bill DeWind, Chairman of NRDC

 

最令我敬佩的是这群人的勇气。1980年初,NRDC准备了一个科学报告和媒体宣传,由CBS 的著名电台节目‘六十分钟’播出。这个宣传的目的是强烈反对一种广泛用在苹果种植的化学成长和颜色素‘Alar’。NRDC的研究报告大力强调Alar的应用会导致肺,脑和血管罕见的癌症。由于美国的小孩一般上食用大量的苹果汁和苹果馅饼,为了抗卫小孩的健康,NRDC很坚决要和政府机构,还有苹果种植团体对抗到底。当时著名演员Meryl Streep 也加入了他们的宣传活动。

后来事情开始变得丑陋,NRDC的办公室收到一箩箩的烂苹果,Meryl
Streep 和家人也受到苹果商人的威胁和警告。最糟糕的是,苹果种植团体向NRDC正式提出法律控诉,索求一亿美金的损失。

这时,NRDC承受很巨大的压力。John
Adams和他的合伙人Bill Dewind 很感慨地说:‘这是一场剧战。我们是如何陷入了这个烂摊子的?’接下来Bill
Dewind说的话,是整本书里我最欣赏的一句话:


因为NRDC坚持自己的立场与信念。

我们没有中间地带。

路的中间只有两样东西:一条黄线,和一只死鼬鼠

 

1989年,在舆论的压力下,‘Alar’ 的制造商自愿停止销售这种化学成分作为食物的用途。法律上的斗争却拖上好几年才正式闭幕。1993年,国家科学院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正式确认了NRDC研究报告书的有效性。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毒理学组织也一一确认‘Alar’ 的严重危害性。接下来的那年,NRDC 终于成功打赢了那场和苹果种植团体之间斗缠不清的官司。今天,这种化学成分已经没有被应用在苹果的种植或任何食物上了。

 

书里有一个关于棕熊的故事。

2007年,布什总统宣称经过政府多年来的保护下,在黄老石国家公园的大棕熊数量已经大有提升。他随即宣布大棕熊可以从濒危动物名单中(‘endangered
species list’)被删除!言下之意是,大棕熊可以正式成为持有执照的猎人们猎杀的目标。除了爱打猎的人之外,一般人听到这个新政策都很不满。

但是,NRDC不止是表示不满而已。他们马上向法庭提出申请批驳这个新政策。而且,他们在媒体上批评政府的这个新政策时,说了一句很狠但却很容易明白的话
——

 

‘这就像把一个在急诊室的病人拉出来,再多插他几刀!’

 

2009年,法庭宣判政府必须重新把大棕熊列在濒危动物名单中。大棕熊终于重新受到国家的保护。

 

 

书里有另一个我也很感兴趣的故事,是关于美国 Alaska 境内的大森林——‘Tongass National Forest’。

 

这一片原始的大森林扮演着净化地球的重要角色。它是全球最珍贵的大自然财富,每一天为地球产生及提供大量的氧气。而且,大森林里也住着30000 只大棕熊和全球最多的秃鹰。

我曾看过David Attenborough 很优秀的电视制作《Planet Earth》,第一眼看到Tongass森林的感觉就是不断的惊叹。镜头跟随着一棵又一棵的大树缓缓的转动着,森林的范围好像永无止境的在延续着。。。

 

这一片原始的大森林扮演着净化地球的重要角色。它是全球最珍贵的大自然财富,每一天为地球产生及提供大量的氧气。而且,大森林里也住着30000 只大棕熊和全球最多的秃鹰。

森林里的老树的树龄介于200700年之间,有些甚至有一千多年。1950年,美国林务局颁发一个为期50年的砍伐执照给一个日本机构和一个美国机构。从那时开始,这个古老的森林已经失去了一亿亩的树林面积。NRDC决定展开行动来拯救这些老树。

 

经过NRDC多年的努力,在2001年,克林顿总统宣布全面禁止国内39个州六千万亩土地的商业砍伐活动,这包括了Tongass 森林大部分的土地。后来的布什总统多次尝试推翻这个政策,幸好没有成功。

今天,游人能参观Tongass 森林,在湖边划船,在树林中徒步欣赏美丽的大树。

这又是另外一个NRDC和大自然力量的胜利!

这本书还收录了很多类似的故事,都非常精彩。这包括海底噪音污染,河流和空气污染,全球气候升温和环保回收(‘recycling’)等等议题。

 

如果你对环保有兴趣,可以阅览NRDC 的网页:

http://www.nrdc.org

如果你没有兴趣,那我想告诉你,最近在《Inception》里演出的好莱坞演员 Leonardo Dicaprio NRDC的代言人,NRDC的网页里有他的环保活动新闻(他创办了一个OnEarth杂志)。

当然,如果你已经读到这里,我想你对环保还有一定的兴趣吧!

 

 

 

 

 

 

这个圣诞节过的有点不寻常

圣诞节的凌晨三点钟,屋子里一片漆黑和宁静。


忽然,楼下传来一阵又一阵很响亮的旋律!


我睡得迷迷糊糊,好像在梦中。错觉以为是圣诞老人到了。


自言自语说:‘圣诞节真的到了,Jingle Bells 真好听啊!’


 


但是,那旋律没有停。它一直不停的重复着,一遍又一遍, 而且好像越来越响。


我终于受不了,完全醒过来了!


下楼查看,原来是我女儿的小钢琴电子玩具发出的声响。


奇怪! 不知是谁打开了电子玩具的开关?


我想也有可能是里面的电池故障了,电子玩具好像在出尽力气地播放歌曲旋律!


 


我把电子玩具关掉,上楼再睡。


但是,才睡了不久,楼下又忽然传来一阵更响亮的旋律,就像管弦乐队在演奏闭幕曲时那样卖力。我有点生气,马上起来看。一走出房门,声音就马上停了,之后也没再响起,真是莫名其妙。这样一搞,我的睡意全消。


看看女儿,她睡的很熟。圣诞节当天早上的节目是要去湖边徒步,还是要回去睡。


 


好不容易睡着了,忽然听到‘啪啪啪’的敲门声响起。看看天色还是黑黑的。


原来是早上六点钟了,女儿已经迫不及待地要下楼寻找圣诞老人的礼物!


我说,‘再睡一会儿吧,还很早啊!’


听到门外的她大声说:‘我几经等了很久很久啦!早上圣诞老人已经来过了,他带来的 Elf (小精灵)还玩我的钢琴玩具,真是不乖!’


原来,大家都没睡好。


可能圣诞老人真的来过我家。那么,圣诞礼物在那里啊?


 





 


这是我送给女儿的礼物(说是圣诞老人送的),是一套Mr Men的书,  很可爱。一整套有48本,我只买了6本。


希望女儿像Mr. Happy 一样快乐,像Mr. Funny 一样有幽默感,像Mr. Brave  一样勇敢。。。


那两只无处不在的娃娃是我女儿的宝贝。 


 



 


这个圣诞节假期,我们去了高山湖区徒步四次。


可能是过节日的关系,女儿很兴奋,几晚都没睡好。


几乎每一次去徒步都状况百出,女儿也闹脾气好几次,很不顺利!


只有去到我们都喜爱的书局,我们才松了口气。


大家可以开开心心看书,大人喝杯咖啡,享受一下难得的宁静。


 



 


每年过圣诞节,我们都喜欢吃 Panettone当早餐。


Panettone是一种意大利葡萄干蛋糕,创始于意大利北部的时装重镇米兰。


 



 


今年尝试 Tiramisu Pandoro,没有传统的Panettone 那样好吃。


 



 


冬至时没买到汤圆,结果买了冷冻冰皮甜品,不怎么好吃。


中间的 Walkers Shortbread 是我家圣诞节最爱吃的饼干,牛油味香浓浓。


 



 


我喜欢吃虾和螃蟹,但是我们在国外生活的这些年来,生活得比较节省,很少吃虾和螃蟹。


来到美国后,发觉Dungeness crab 在季节时不但卖得不贵,味道也很鲜美。


圣诞节假期这几天,买了两只螃蟹,煮参巴辣椒酱(Sambal Tumis)。


 



冷冷的天,吃点辣的食物特别开胃。


Curry Laksa, Tom Yam Seafood 。。。都是这个冬天爱吃的辣食。不然,大部分时候我们比较常吃青菜豆腐和鱼。在国外,我们都习惯在家里用餐,一星期可能才出外吃一两餐。


 


******************************************** 



 


之前我的家屋收了好几首圣诞歌曲,一直想打开给女儿听, 一起快快乐乐的大声唱圣诞歌曲。


但是,从圣诞节前夕的清晨开始,大红花一直无法连线。


我当时说了一声 ‘Uh-Oh’。。。。


可能真的是有点无聊,我每隔一小段时间就去试试看大红花的连线。


每次都是失望,只听到女儿在一旁笑咪咪,一直 ‘Uh-Oh’,‘Uh-Oh’ 地揶揄我。


 


没办法,只好上youtube 给她找 Jingle Bells, Jingle Bells 的视频。


她说:不用了,我唱一个New Version 给你听!


 


‘Jingle Bells, Homework Smells,


Teacher is  a mi-mi-smell!’


 


谁教你的?什么意思?


‘Eh Eh。。。。(I am not going to tell you!’’ 


 


又好气又好笑。其实这个 Jingle Bells的捣蛋版本还真有趣。


过了圣诞节假期很快就要回学校上课了,真的是‘Homework Smells’ 的时候了!


 


***********************************


 


这几天天气很冷,白天的气温大约是 零下10摄氏度 (Celcius)。


今天早上开车送女儿上学时,由于路上结冰了, 路上很滑,车子忽然失控了好几秒钟。


那一霎那,一颗心好像跳了出来。


还好没事。自己跟自己说:‘It’s Okayit’s Okay’


女儿也被吓了一跳。几秒钟后,她才在后面安慰我说:It’s Okay. You did a good job.’


冬季的雪天很美,但是安全更重要。


平安,就是圣诞老人给我们最好的礼物啦~


 


***********************************


 


圣诞节很快地过去了,新的一年又到了。


女儿终于不闹脾气,大红花的国际线路也终于恢复正常。


我的心情也很愉快。


新的一年,新的开始。


但愿大家平平安安,顺顺利利, 一切称心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