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战时期的美国潜艇USS CLAMAGORE

 

在美国南方古城Charleston的海港边,停泊着一艘66岁的老潜艇。这艘老潜艇已走过了它生命里最光辉灿烂,也是最惊心动魂的岁月。现在的它,只想静静的,永远的停靠在海港边,让游人们从它的轮廓和重重的皱纹里寻找它昔日的光辉。


 

潜艇是深海中的沉默杀手。但是,根据记录,眼前的这艘老潜艇没有扮演过杀手的角色,它主要的工作是收集及窃听情报。这跟它的历史背景有很大的关系。

1941年,珍珠港事件爆发,引发了太平洋战争。美国在震怒之下,大量生产潜艇来全面对抗日本在太平洋的海上势力。USS CLAMAGORE在1945年2月启用,先在巴拿马一带实习,但是它还没来得及上战场,第二次世界大战已宣告结束。当时,潜艇里的水兵们纷纷欢呼起来,大伙儿终于可以活着回乡,一家团聚了!

接下来的三十年冷战时期,USS CLAMAGORE就在在古巴一带神出鬼没,静悄悄的扮演着窃听情报的重要角色。

注:

以上这张USS CLAMAGORE的旧照片来自网络。1962年以后,潜艇在Charleston海军造船厂被改装,船身前端增加了一个15英尺的部分,包含了当时最新,最尖端的电子火控系统。我看到的那艘改装潜艇,船身明显比旧照片里的潜艇长出一大载。

USS CLAMAGORE不是核潜艇。全世界第一艘核潜艇是美国潜艇USS Nautilus (SSN-571),于1954年正式发动。

 

 
 

很多人说,一个人或一样东西的名字往往和个性,甚至命运有极大的关连。当时美国海军潜艇SS部队是以深海中鱼类的名称命名潜艇。USS CLAMAGORE属于白鱼Balao)级潜艇,等级名字真的是毫无杀伤力。相比之下,其它等级的潜艇,只听名字就能让人害怕,如:满嘴是尖牙的梭鱼Barracuda、庞大的虎鲸(Tiger Whale)、小鲨鱼(Gato)等等。

Clamagore的意思,就是蓝鹦哥”(Blue Parrotfish),给人的感觉就是极其温驯。它的战历,就如它的名字一样平凡,不需在海洋里与敌人生死搏斗。但是,它也是冒着危险在敌人的海域里静静的窃听观察,利用声纳(sonar)来探测侦察目标的所在地,贡献也同样重大。 

 

登上了潜艇, 感觉是四平八稳。想象水兵们站在航行的潜艇上,如果海上风浪大,那个体验可能就是完全另外一回事了。

 

要走进潜艇内部,我有点犹豫。我一向来不喜欢走入空气稀薄的密室,觉得有窒息的感觉。

有密室恐惧症(claustrophobic)的人,更加不适宜进入潜艇。不过,这个潜艇的入口处一直都打开着,空气很流畅。

这是潜艇的最前端,可以看到橙绿色的鱼雷壳(torpedo shell)在右边。鱼雷壳的上面有两个普通水兵的床位。你可以想象睡在鱼雷的上方吗?

 

接下来看到的是艇长和长官们的用餐室。

海军对于潜艇的用餐环境和餐具这方面还挺讲究。

 

这是船长和长官们的卧室,有点狭窄,但是和普通水兵们简单卧铺比起来,已经很宽松舒服了。

长官们的卧室里有一张桌子,在潜艇里是一种身份象征,也是一种很大的福利。

 

在潜艇里面,就是一直要往前走。后面的游人紧紧的跟在我们背后,我们想慢慢看,或停下来,或往回走,都不行。我的另一半为了顾着走在他后面的女儿,回头看了她几次,就敲了几次头。 我们在想,身形高大的美国士兵在这个小小的潜艇里,难道不会感到压迫感吗?


过这个门时,我们都需要弯腰低头而过。这个地方,其实最适合小孩子。女儿很轻松的走在潜艇里,非常得意。

潜艇里面毫无说明,好像不想让游人对潜艇懂得太多。

 

这个就是潜艇的通讯窃听设备吧

 

这个潜艇的长度有将近100米,像一个足球场那样长。走在潜艇里,我们称奇,感觉好像一直在往前走,前面还有很长的一段。

虽然四处都很光亮,但是我们远离入口处已有一段距离,空气很不流畅。

 

这是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地方——潜艇的厨房。从地上冒出来的那个模型人,有点突兀。

女儿问:‘那是不是老鼠洞?’

潜艇在深海里执行任务3-6个月,完全没补添食物,所以厨房的食物存量是很重要的考量。由于潜艇的面积有限,厨房底下安装一个储藏室是可以理解的。只是,当我们看到那个地洞时,就想到了在地底下生活的老鼠,顿时觉得有点可怕。

 

厨房旁边就是很明亮的会议室,也是整个潜艇的核心地点。

 

为了不被敌方发现,潜艇往往是白天静静的待在海底深处等待时机,晚上才浮出水面补充氧气并为电池充电。

所以,大部分时候,水兵都是长时期生活在海底深处的这个狭小空间里,这是非常不容易的考验。

 

接下来还在潜艇内部看了些什么,我真的不记得了,因为那时候我一心想离开潜艇

潜艇的另一边还有一个出口,一踏出潜艇,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好像重获自由!

我想我肯定是不能当潜艇的水兵了!

 

离开的时候,看到这两只很悠闲的水鸟。我那一刻的心情,就像它们一样,很快乐自在。

的确,在那里都好,只要不在潜艇里面就行了!

 

 

相关阅读:

Simon SaysK-19 Widowmaker

http://simonmoo.blogkaki.net/viewblog-124795

 

小魔怪的家园?

 

很久以前,有几个牛仔在荒野中四处寻找他们丢失了的牛。狂风在荒野里无情的怒吼着,牛仔们冒着风紧拉着帽子,一步一步的向前走。

他们越走越远,也没看清楚前面的路,就被风半推半拉地带到一个很偏僻的山谷。

他们抬起头,忽然间,他们见了魔幻世界之锁在他们的眼前开启——

成群结队的小魔怪像幻影般的站在他们面前,与一片橙红色的山谷和乌云密布的天空浑然一体。

他们瞠目结, 心里七上八下。

这时,头上的风吹得更起劲了。。。

 

唰一声! 他们看着头上的帽子被风吹起来,在空中飘扬,最后掉落到小魔怪们的头上。

小魔怪们咧开嘴笑了。。。

 

这个流传下来的故事当然没有这些情节。

故事只是说几个牛仔发现了这个地方,他们后来安全的回到家。很奇怪的是,故事到这里就没有了下文。没有人再到这个地方来探索,一直到二十年后,三个人无意中‘发现’了这个奇异的地方,并为它取名‘蘑菇头山谷’,它才忽然间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记忆里。


当然,如果牛仔当初发现的是黄金,故事就很不同了。这个偏远的山谷,没有黄金,也没有宏伟壮观的大景。它拥有的是大自然的奥秘,和一份浓得化不开的神秘感。

它现在被称为魔怪谷(Goblin Valley),是犹他州的省公园 (State Park)。我称它为‘小魔怪的家园’,一个欢迎大人和小孩的大自然游乐场!

我们答应了女儿,要带她去这个与众不同的游乐场,她可以站在各种形状的蘑菇石头上呼叫,也可以骑石头马,她听了雀跃不已。 


 

驱车到这个地方,好像一直都到不了。可能是那一带荒野很辽阔,也偏离了大路,孤寂的感觉不断的袭入我们的意识。天气一直在恶化中,风很凛冽,灰灰的乌云布满了整个天空。

当外面的风越刮越凶,就像一个魔怪在我们头上怒吼时,我们嘴里说那只是吹风罢了,心里却是暗暗的着急。

回头看看坐在车后座的女儿,她竟然已经睡着了。

~  终于到了!如释重负。马上就看到三只魔怪兵士在守门。

我们的车子经过时,好像有很多好奇的小魔怪探出头来偷看。可惜小孩睡的正熟,没看到那些偷瞥我们的小眼睛。 

 

这是傍晚时分,夕阳暖暖的光温柔的洒下来,照亮了整个山谷。

之前孤寂的感觉一扫而空。我们好像受到了主人热情的欢迎,欣喜地进入了魔怪谷。

尽入眼帘的是许多像蘑菇头的圆矮岩柱。

 

这些岩柱是经过几千年的风和水的侵蚀而形成,地质迹象显示这个地方曾经很靠近一个很大的内海。

由于岩石上层比较坚硬,下层比较松软,所以侵蚀后的形状都是蘑菇形居多。

 

 

天很快就要黑了,我们不敢久留。H 负责看顾在车里睡着了的女儿,我很快速的在山谷里跑一圈,没有看到其它人。我是跑,不是走,因为寒风侵肌,而且隐隐中有股阴森森的感觉。

乍看之下,山谷好像很小,岩柱也很圆矮。但是,当我身历其境时,才发现几乎每一个岩柱都比我高上好几尺。如果你仔细察看照片中人的大小,你就会明白这个山谷其实很辽阔。

 

这张照片里有两个小小的人。其中一人是H,轮到他下山谷跑一圈了,我在山上注望着他。这时,蘑菇岩柱中忽然冒出了另一个人,快速的向着H走去,我惊讶得差点喊了出来!

原来那是一个摄影师,他也是冒着风,脚步急急的走着。

怎么我完全没看见他?我想他之前一定是站着不动,很专心的在拍照。

在这个地方玩躲躲猫一定很精彩!

可惜天气不好,不然这是一个很有乐趣的地方。游人可以随意爬上不同形状的岩柱,在山谷里呼喊,然后细听一阵阵的回音在山谷里回荡。

 

这个叫魔怪谷的地方,除了风声之外,一切都呈静止状态。到底那些小魔怪在那里呢?

我想,那些圆圆矮矮的岩柱就是那些小魔怪的化身,小魔怪们一定是等待着天空完全黑暗后才能现身, 到时候。。。。嘿嘿嘿。

也可能心里有这个诡异的感觉,我们急着在天黑之前赶快离开。我们碰见的那个摄影师,身上背了很多非常专业的摄影用具,他脸色很沉,一声不响,急急的上了车,和我们同时候离开。

他的车子开得飞快,好像在逃命似的。我和H面面相嘘,是我们吓坏了他吗?怎么他好像很神经质似的,非常惧怕我们的车子靠近他的车子?


 

离开时,又再看到守门的兵士。回头看看女儿,她还在睡呢。


开了长长的一段路,终于回到了小镇里。摇醒了女儿,她听我们说已经去过了游乐场,有点不高兴。

我把照片一张张的叙述给她听,她摇摇头说那地方不像小魔怪的家,坚持说它比较像‘蓝精灵’(Smurf蘑菇形的屋子。

                        

你有看过《Smurf》吗?

蓝精灵充满了朝气,非常活泼可爱,是我儿时很喜欢的儿童动画。女儿看过动画的视频,印象很深刻。我们尤其喜欢动画开始时的那首主题曲,旋律轻快,让人心情愉快。

仔细想想也没错,是我们先入为主,尽往诡异的方面想,所以那地方就是一个阴森森的魔怪家园。如果这个地方被称为‘仙女山谷’,是不是就完全不一样呢?

从小孩纯真的角度来看,这个山谷不但是独特无一,也很像可爱蓝精灵的蘑菇家园!

 

那我们应该称它为小魔怪的家园,还是蓝精灵的家园?

你心里怎么想,它就是什么!


听首《Smurf》的主题曲,希望每个人都能像歌词里的蓝精灵那样,天天快乐过日子。 

 

Smurf Theme Song Lyrics

La la la-la la la,
Sing a happy song.
La la la-la la la,
Smurf your whole day long.

La la la-la la la
Smurf along with me!
La la la-la la la
Simple as can be.

Next time you’re feeling blue just let a smile begin,
Happy things will come to you…

So smurf yourself a grin!

La la la-la la la,
Now you know the tune,

You’ll be Smurfing soon!

 

 

注:第一张Goblin布娃娃的照片来自网络。

【美国犹他州Bryce Canyon】回顾:天然怪岩柱之探索

第一眼看到这些形状奇异的岩柱时,感觉就是很诡异。岩柱密密麻麻的竖立在山谷里,像一枚枚的针,脑海里浮过的画面是印度苦行僧用来苦练修行的刺床。

印第安民族有个更诡异的民间传说,每一根岩柱是由一个活人而变!

 

根据传说,人类和动物曾经和睦共处于郊狼神为他们建造的美丽家园。后来,人类不知怎么激怒了郊狼神,郊狼神在霎眼之间把所有人通通变成了岩柱,永远的挺立于山谷里。从此,众人一声不响的竖立于山谷几百英尺深处,他们的家园被称为‘沉默的城市’(The Silent City)。

现代美国人也给这些岩柱取了一个很异的名字——‘Hoodoos’。

这么一个悲哀的传说,配上一个异的名字,为这个地方增添了几分神秘感。

 

从地质学的角度来看,这一片橙红色的土地本身就是一个传奇。

科罗拉多高原上有一个著名的大阶梯(Grand Staircase),里面藏着地球几十亿年的秘密。大阶梯有五个沉积层,从最新到最古老的各别是粉色灰色白色朱砂红和巧克力色,里面有不同年代的生物化石,包括恐龙和各种类的动物和植物。

这个大阶梯从最深层的大峡谷(Grand Canyon),经过中层的犹他州Zion国家公园,一直延伸到阶梯的最高层——犹他州海拔9100尺的Bryce Canyon国家公园

Bryce Canyon的地质年龄从白垩纪末期开始,陆地最大的肉食动物——暴龙(Tyrannosaurus rex)就是生活在那个时期。

 

这些岩柱是由风、水与冰侵蚀而形成。岩柱的颜色是下深上浅,基本上是橙红色,有一些还有白色点缀,显得格外美丽。

有趣的是,Bryce Canyon国家公园虽然有峡谷一词,但其实不是真正的峡谷,而是被大自然侵蚀而成的巨大自然露天剧场(natural amphitheatre,有绝佳的声音回响效果。女儿试着学印第安人的呼叫声,结果声音传开了好远。还好没有听到回应的呼叫声,不然我们肯定会被吓坏了,因为那天傍晚我们没有看到另一个游客。

这是第二天日出的景致。

由于Bryce Canyon海拔很高,又适逢冬天,天气异常寒冷。这时,一只长耳鹿(Mule Deer)忽然从树林里钻了出来,把我们吓了一跳,但是它比我们更怕,转身就溜掉了。

这时山上的树林还积了不少白雪,和山谷下的景致然不同。

我们决定要走入山谷底的岩柱中,但必须要等到天气较暖和的中午时分。

这个徒步山径被称为Navajo Loop Trail, 名字来自印第安人的一个部落。山径只有1.3英里长,但是却很陡,而且最大的挑战是山径的另一边是峭壁,部分地方还结了冰,有滑倒和掉下峭壁的危险。从起点到山谷底,需要步行下山520尺。

负责‘看门’的是一个貌似魔怪的巨大岩柱。看到它,我有点心悸,差点打消徒步的意图。我站在它前面犹豫了好一阵子,最后决定尝试走一小段路再说。我们跟它说了一声‘Hello就小心翼翼的走下山坡。 

 

才没走多少步,就看到了这个很有趣的景致——‘魁伟的维多利亚女皇’(Queen Victoria)。她身后还有文武百官,宫女丫环恭敬的侍候着她。

当时我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这一些岩柱很活,就像一群石化了的真人一样。

美国人把一个Hoodoo和维多利亚女皇连在一起相提并论,不知英国人会怎么想?

 

这是我个人很喜欢的红岩峭壁,虽然我不是很喜欢它的名字——华尔Wall Street’)。

名字的由来是这一片红石壁很像纽约华尔街的高楼大厦。

美国人把这个世外桃源似的乐土和现实的金融世界混在一起谈,是一种讽刺吧?

 

接下来,就是静静的往山谷底走去。。。

 

在狭窄的石壁之间忽然冒出一棵很挺拔的松树,勇敢的冲出谷底,面向朝阳!

这种树是Douglas Fir, 也被称为花旗松树。

它从一颗幼小的种子,排除万难,茁壮成大树,就像沙漠里的奇芭一样让人惊叹。

我想大概没有人看好它能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成长,它却默默耕耘,努力的活出自己。

 

想起一句话,‘生命的感动在于努力的活过’。

 

从狭窄的石壁里走出来,看到的竟然是一片广阔的山谷地。

女儿欢呼一声,挣脱了大人的手,在谷底尽情的奔驰嬉戏。

 

这是一个梦幻的王国。到来的人,有没有带着一颗有梦的童心呢?

 

诗人泰戈尔在《飞鸟集》里有这么一句话:‘神等待着人在智慧中重新获得童年’。

 

在这个地方,人从美丽的大自然里重新获得了童年。。。 

 

回程的路上,景观也很宏伟。

这是被雨水和冰霜侵蚀而形成的红色天然拱门

回到山谷上,看到一只大乌鸦(Raven)。它体积只比我女儿稍小,一直盯着女儿手上拿着的食物,伺机攫取。

它一步一步的向我女儿靠近,把女儿吓得哇哇叫。我用力挥手打发它离开,它跃上栏杆,然后摆出一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的模样。 

傍晚时分,我们特地驱车再到此地,静静的向它说声Good Bye

女儿问:‘我们会再来吗?’

我不知道。

人生无常,世事难料。我们心中一片宁静,那就足够了。

【美国犹他州Canyonland】 震撼心灵的橙红色世界

最近看到《127小时》的电影海报,一名登山运动员攀爬在橙红色的两壁悬崖间,画面非常有张力感。看了海报后,心绪一直停留在回忆里的那一片橙红色世界。

那红崖峭壁,好像在轻轻地呼唤着我再次踏上那个谜一般的世界,沿着之前留下的足迹继续探索。

 

犹记得2008的那一年,美国遇上经济大危机,公司忽然宣布‘整顿休息一个月’,停止发薪。 顿时人心惶惶,不知所措。

我和另一半都很惊讶,但是,接下来我们也是出奇的平静。我们在英国生活的时候也碰过经济萧条,也是一样熬过去了。经济萧条这东西,每几年一次小的,每十几年一次大的,是经济的自然规则,避也避不了,我们只能坦然接受。我们没有把消息告诉远方的家人,不想他们操心。

我们收拾了行李,带着两岁半的女儿,开着长途车在冬季经过‘美国最孤独的道路’(Highway 50 -The Loneliest Road in America),进入犹他州的辽阔土地。

                (这是从网络取来的Highway 50 照片)

这一条公路很长很直,一路上很宁静,久久才见到迎面而来的一两辆车,更多的时候只是我们一辆车在公路上行驶着。沿路两旁一般上都是荒原,远远看到的是被雪覆盖着的山脉。

在这样幽静的环境下开车,心里是无比的畅快,忘了世俗的许多事情,很多时候更忘了自己在驾车!只觉得我们是大自然界里的一小部分,自由自在的航行在它的轨道上。那时候,完全没有想过停下车来拍张照片留念。我想是因为我们太陶醉于那美丽的旅程中!

 

很清楚记得,那是一片宽阔的峡谷,四处幽静得无声无息。

雪已停了,感觉到的却是刺骨的寒冷。

那橙红色的峡谷,就是静静的竖立在那里,等待着人类去探索。

我那时有个错觉,好像正在博物馆观赏着一个美丽的艺术品,细细地欣赏着它的每一个轮廓。 不同的是,那是能够触摸的大自然。

那一片土地,无约无束,任由你的心飞驰,思绪飘扬。

站在那里,我感受到无比的自由,心灵是说不出的温暖和舒服。

当时脑海里只浮现这个字:‘Alive’——活着!我们是那么好好的活着!

 

                   站在‘Dead Horse Point’上远眺的景象

这个州属公园,有一个很有趣的名字——‘死马点’(‘Dead Horse Point’)。死马点是峭壁上的一个半岛,高耸的竖立着,2000英尺下是科罗拉多河(Colorado River),河流像一条绿色的彩带围绕着它。死马点的传说是,很久以前,牛仔利用这个特殊的据点来捕抓野马。他们把野马追赶到这个据点,然后竖起围栏,野马就无路可退了。有一次,不知道为何,野马被遗留在围栏内。这些野马遥望着2000英尺以下的科罗拉多河,很渴却喝不到河里的水,结果渴死,非常可悲。

我在想,如果野马勇敢的跃过矮矮的围栏,它们就会重获生命和自由。但是,它们的眼里却偏偏只看见2000英尺以下的科罗拉多河。。。

 

死马点的附近就是峡谷地国家公园(Canyonland National Park),离开小镇 Moab只有35公里。《127小时》故事的发生地点,就是在峡谷地国家公园1366平方公里的范围里面。

一般游客不会选择在严冬到这里游览,所以那一天我们没有遇上另一个徒步者。少了人群的吵杂声,我们在大自然里都不想说话,只是静静的走着。

那样的寂静,是完全静态的,就好像所有音响忽然被熄掉,没有半点声音。也好像全世界都静止了, 动的只是自己的心灵。

 

这个地方——Mesa Arch——是我心底里最喜欢的一个地方。这一带曾经住着印第安民族,他们在这块偏僻的土地留下了他们的壁画和遗迹。从拱门远眺,那远处曾是印第安人的家吗?这个美丽的拱门,又是不是他们欣赏日出和日落的地点呢?

 

如果能在这里拍摄日出或夕阳,或者看着金黄色的阳光洒在拱门和峡谷上,一定是非凡的美丽。我们带着年幼的女儿,怕她太辛苦,所以只是很随意的走走。那一天的风景很动人,我们的相机好像一个外来者,完全不属于这个大自然。

 

当我们走到一个名为 ‘空中岛屿’ Island In the Sky)的悬崖时,我特别握紧了女儿的手。 我吩咐她乖乖地站在一旁,让我和H 轮流走到悬崖边观赏风景。由于天气很寒冷,她站不住了,索性趴下来,好像在做push-up。女儿对于这张照片的旁述是:‘那一天太冷,我想变成一只小狗,四只脚趴着走比较不冷。’

我倒是很怀疑——她真的记得两岁半时的事情?

 

看着这一片峡谷,我马上就想到了恐龙。

犹他州这块古老的土地已经挖掘出很多恐龙的化石。之前几天我们在小城市St. George参观了一个很精彩的恐龙化石博物馆,印象非常深刻。这个博物馆被称为‘Johnson Farm’,是一个当地人在20002月买下的房子和农场,他随后在院子翻土耕种,发现很奇怪的足迹。他越看越惊讶,马上联络专家。结果专家在‘Johnson Farm’发现了1000个恐龙足迹化石!

巨大的恐龙足迹化石:‘Eubrontes, 三趾脚印

侏罗纪时期恐龙行走的足迹化石:‘Jurassic Sandstone Block with Dinosaur Track’。

这是全世界所有恐龙化石博物馆中展出的‘最大一片恐龙行走足迹化石’。

这是画家模拟的恐龙在湖边抓鱼的情景。

 

看着这个‘空中岛屿’,我心里在想的是:这里曾是恐龙的家吗?

上个星期看到新闻,专家在犹他州发现了一种新型恐龙化石,恐龙被命名为Brontomerus Mcintoshi,并以其壮硕的大腿冠以绰号“雷腿”(“thunder thighs")。雷腿生活在白垩纪早期(early Cretaceous period),即1亿45百万年前到65百万年前。相信犹他州这块古老的陆地还陆续会有更多的恐龙化石出土。

 

有几处印第安人的古壁画,我个人非常感兴趣。但是由于路程太远,女儿体力还不强,我们没有前往观看。这里附上几张来自网络的照片。如果将来能旧地重游,希望能亲眼看看这些充满动感和神秘感的古壁画。

 

我牵着女儿的小手向前走。也许是我们一家三人都在一起,这寂静的峡谷一点也不让人觉得孤独。

 

这里的景观是广漠无边的大。看着这一片美丽的峡谷,心里其实有很大的渴望想再靠近它一点,更近距离的看它。

美国有很多旷野大自然,其实都还没有人走过,包括峡谷地国家公园的最深处。那里可能还有许多不为人所知的美丽风景,或者是印第安人留下的壁画,和恐龙的化石。对于爱冒险的登山者和徒步者来说,这是一块充满了挑战和宝藏的乐土。当然,在这里的安全是毫无保障的。因为,在这里要找一个人也不容易,尤其是在冬天。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种潜在的危险性为这个荒野风光添上了一股更神秘的色彩。对于热爱大自然和爱冒险的人来说,越有潜在危险性的地方就越刺激,它的诱惑力更是无法抵挡了!

 

这为期两个星期的犹他州峡谷之旅的最开始,源于我们的暂时失业。当时真的不知道,回去后是不是还有份工作来维持生活。也不知道,我们是不是要离开这个国家了。出发时,我们是带着一点点的沧桑感踏上旅程。

我们不是去疗伤,也不是去寻找什么,我们只是想去一个辽阔的地方走走。没想到,这个不受注目的橙红色世界会是我们在外国漂泊的十个年头里,最直接触动我们内心深处,最震撼我们心灵的那一片乐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