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第安人遗址】废墟中的砌石门与修复的Kiva @Aztec Ruins National Monument

1.  Aztec Ruins 第一眼的感觉。美国新墨西哥州的茫茫荒原里,埋藏着一座被遗弃的城市。




十九世纪中期,这个被沙土覆盖了六百多年的废墟被人们发现了。发现者称它为“Aztec Ruins”,既是阿兹特克人的废墟之意。然而,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


阿兹特(Aztec)文明于公元后十三世纪早期起源于现今墨西哥所处的地方,是中美洲最有影响力的文明之一,和玛雅 (Maya) 文明同样的带有神秘的宗教色彩。相信很多人都对玛雅和阿兹特克文明的故事有所听闻,令人好奇和感叹的也是这两个文明像昙花一现般的繁荣与衰弱。


眼前的这个废墟,和中美洲的阿兹特克文明毫无关系。它是北美洲规模最大,保存最完好的印第安人遗址之一,建筑物可以追溯到1113世纪。它与查科文化国家历史公园(Chaco Cultural National Historic Park)一起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那么,为什么它到今天还沿用Aztec Ruins这个错误的名字呢?我不知道真正的原因。也许,名称只是一个代号。


就像“印第安人”(Indian)这个名称,是航海家哥伦布(Christopher Columbus)当年错误命名的(因为美洲原住民被他误以为是“印度人)。他们被西方人套上这个莫名其妙的“印第安人”名称已经很多代了,他们是欣然接受了吗?我比较喜欢称呼他们为Native American, 既是美国原住民之意。但是,无可否认,“印第安人”这个名称已经是根深蒂固,要改也改不了,所以我的文章也会保留这个名称。




 


2.在最巅峰的时期,这个地方曾经有300多间房子,大部分是单层楼,其余是双层楼房,还有少数的三层楼房。




这个遗址,游人稀少,比较受游人欢迎的是南部60英里以外的查科文化国家历史公园,和西北部40英里以外的Mesa Verde(为印第安人建于高山悬崖边的遗址,非常壮观)。


但是,这个遗址很有历史价值,因为它最开始是由来自Chaco Canyon的印第安人所建造,约一百多年后被遗弃了。孤寂了二十五年,又被Mesa Verde的印第安人重建而定居,七十年后再次被遗弃。它被遗弃的原因,仍是一个谜。


 


3.它的砌砖墙与圆形木头,着岁月的记忆,依然让人动容。



 


 


4.废墟里,一个接一个的门道,呈直线形,豁然迎向前方。



门道不高,经过时,大人都要弯下腰来。


 


5.踏进保存良好的单层房子,眼前看到的,依然是一个接一个的门道,在黯淡的光线下,很有艺术美。



 


6. 摄于房子里唯一没有窗口的小房间。



 


7.房间里的景观。



 


8.用木头做成的屋顶,不知道是不是房子最初的面貌?



 


9.这是房间里的小窗口,可以看到墙壁的厚度。



根据考古学家的研究,这个遗址的墙壁一般上有三尺的厚度,比Mesa Verde建于高山悬崖边的房子厚一倍。我猜想,这跟天气有关吧?这个遗址的地点,在夏天非常的酷热。


外面的那层玻璃是现代人添加的。当年,不知道窗口是什么样子?


 


10.走出了房子,在墙壁上依然可以看到当年装插木头的洞口,应该是两层楼间隔的屋顶。



 


11.这个遗址的门道和砌转墙非常好看,和Chaco Canyon遗址有相似之处。



 


12.这一些门道比之前的门道更低,大人经过时,都要弯下身躯,很辛苦。小孩子走过这些门道,却是恰恰好。所以,那一天女儿特别开心。



为什么门道这么低?据说当年的印第安人身形很矮小,不过很难想象他们只有我五岁女儿现在的高度。当时我找不到管理员来询问,后来就忘了。有一个猜测是,地上的沙经过多年的堆积,渐渐地把门道的一部分给遮掩了。工作人员在挖掘废墟的过程中,并没有完全把门道给挖掘出来,所以这一排的门道都比之前看到的要低很多。


 


13.参观印第安人遗址,一定会看到圆形的Kiva,就是他们用来进行行政会议和宗教仪式的大堂,是印第安人文化里很重要的一个建筑物。



 


14Kiva很深,原有的屋顶已经不见了,从上望下去,只看到一堆草。



 


15.遗址一带的植物是Yucca。我在其它地方看过Yucca盛开的小白花,非常艳丽。Yucca的果子据说很香甜,是古印第安人食物的来源之一。



 


16.这看起来像棉花树。



 


17.这是遗址里最大的一个Kiva,建筑物的内部直径有48尺, 1934 年被修复。如果根据现在的遗产文物保护准则,这样大规模的修复大概不会被批准。



 


18Kiva的外貌。



 


19.根据管理员的解释,修复的部分主要是Kiva 的屋顶,是参考了遗址其它建筑物的屋顶才进行修复。Kiva屋顶一般上都有一个空隙,能让阳光渗透进来。



 


20.  原本的屋顶是被四根圆木柱支撑,木柱压在圆形的大石块上。



据说当时的木柱都是印第安人从远方的树林千辛万苦的扛来这里。后来支撑的木柱断裂,屋顶也跨了下来,重建后用的支柱都是钢骨水泥。


 


21.墙壁上还可以看见当年最初用的木头和砖块。



 


22.这个Kiva最与众不同的地方是,它有很多个小门,是原有的设计。



门后是一个房间,通往外面还有更多的门。考古学家推测门后的房间是印第安人用来储存东西的地方,在进行仪式或舞蹈表演时能从小门的楼梯缓缓走下。也有这么一个说法,当各地的印第安人民族部落聚集在此地时,每一个部落的首领各坐在一个门的中央,参与会议和宗教仪式。


 


23. 在Kiva里,有一束光线直射而下,照眏在沙地上。



根据管理员的解说,那四方形和长方形的结构,都是印第安人的“敲击乐器”。


他们在结构上方系上动物的皮,就可以在“锣鼓”上敲击,发出的声响大概是响亮的“咚咚咚”声。


 


24.神秘气氛



 女儿被那束光深深地迷住了。。。


 


25.充满着希望的阳光



天上洒下来的温暖阳光,让女儿的笑容逐渐绽放。


 


26.喜悦



这里很静穆,但我们似乎感觉到了音符在四处跳动着。女儿忽然翩翩起舞。管理员微笑不语,因为女儿的舞动和Kiva的感觉是一片和谐。


 


27. 呼!



欢乐的跳跃!


 



虽然我不赞同历史文化遗产被大规模的修复,但我觉得这个Kiva被修复得相当好。它呈现了独特的设计和面貌,与一般的Kiva很不一样,让参观者能更具体的想象到当时的情景,并且有身在其中的感觉。那感觉,真奇妙!


 


 

【印第安人圣地 】羚羊峡谷之瑰丽色彩和光影交织@Upper Antelope Canyon


1.         Upper Antelope Canyon入口处


美国亚利桑那州有个很神奇的印第安人圣地,曾经是叉羚羊自由漫游的地方,所以该地被称为羚羊峡谷(Antelope Canyon)。据说,老一代的印第安人在进入羚羊峡谷前,会先停下来省思,然后以最谦卑感恩的心情踏入他们心目中最纯净的圣殿。


夏日的清晨,我们乘搭着向导的吉普车,经过一段非常颠陡的山路,摇荡得像在汪洋大海中的一叶小舟,惊险一番才抵达峡谷的入口。很庆幸父母和女儿都留在旅店,没有参与今天的旅程,这么颠陡的山路,恐怕会让他们担惊受怕。


这时,峡谷外的气温已经逐渐升高,但是峡谷底里有一抹清凉,非常的舒服惬意。踏入峡谷底,怀着一份期待,但也有点战战兢兢。由于羚羊峡谷属于狭缝型峡谷(Slot Canyon), 当上游的水流进狭窄的峡谷时,水流会很急,峡谷里的水位会迅速升高,所以是洪(flash flood)危险区。数日前下了几场大雨,虽然参观峡谷当天阳光普照,但还是不排除附近一带会下雨,而引发洪水的危险。向导不时查看卫星云图,吩咐我们要听取他的指示。


峡谷的入口处下方可以看到很明显的,密密麻麻的小洞孔。我问向导那是什么,他说多年前印第安人曾经允许白人进入峡谷底狩猎羚羊,但是他们竟然用猎枪把岩壁打得千疮百孔,从此印第安人严厉禁止白人进入这个峡谷。现在,羚羊峡谷是印第安人Navajo族群部落的属地,每一个参观者必须持有准证,还需要一个特许的向导带领着,不允许游人在圣地里随意走动。峡谷长约400公尺,参观时间大约是一小时。


 


2. 峡壁的美丽轮廓



Navajo族群部落给峡谷取的原名意思是“水流穿过岩石的地方”


(the place where water runs through rocks)。


这里的砂岩,被称为Navajo Sandstone”。雨季时,雨水和洪水不断地侵蝕着砂岩,逐渐形成了一条狭窄的通道。雨水和洪水长时期在通道上奔湧急流,使走廊更深入,也更平滑。岩壁上的条纹,看起来就像流动着的水,甚有美感。


我用手摸了摸岩壁,感受它的神秘,还有它的百年沧桑。


 


3.  峡壁的美丽色彩



光线从高处通过狭缝照射在岩壁上,产生深浅各异的色彩。


 


4.   峡壁的美丽色彩



这个神秘的峡谷,没有任何人工斧凿的痕 ,保存了最纯净的面貌。


 


5.   峡谷里的“殿堂”



Upper Antelope Canyon地形是上窄下宽,容易行走,俗称“裂缝The Crack)。才走了几步,我们就看到了峡谷里最辽阔的景观。


我们抬头望着高达120英尺以上的峡壁,欣赏巧夺天工的自然雕琢。地上是细柔的沙,远处有一团风滚草(tumbleweed),是峡谷里最自然的点缀。


 


6.   近看峡谷里的景观



你有看到一些脸孔,还有一只威风的老鹰吗?老鹰在印第安人文化里是个令人敬畏,而且神圣的象征。


 


7.  瑰丽色彩



我们一直走,一直抬头看着峡谷上的奇幻色彩。我在想象我们是一条流淌在黑暗中的溪流,慢慢地从谷底穿流而过。心情渐渐地从开始的雀跃化为平静,感觉是一片静谧与洒脱。


 


8. 光影交织



在我眼里,这个峡谷是大自然里色彩和线条最丰富的艺术殿堂。


抬头向上望,棕色金黄色和橙色闪烁着,交相辉眏,宛如一个璀璨的穹苍。


 


9.  丰富多彩的景象



第一眼的感觉是,这是一个正在向下流动的城堡。


 


10. 从容不迫



向导很体贴,让我们停下来静静的欣赏眼前的景象,也给了我们充裕的时间来取景。再仔细看,我看到了然不同的景象。


这像浩瀚海洋里孤岛上的一个城堡,气象万千的波涛一次又一次的从高空中袭来,城堡依然稳守它那一片净土,她依然美丽。我猜想,坚持到最后,波涛终于不再险恶,它会围绕着孤岛,轻轻地拍打着海岸,浪花化为城堡边最自然的一道风景。


 


11. 希望之象征



这团风滚草不知道是被风吹滚而流浪到这里,还是它原本就生长在这个缝里。无论如何,它散发出一股很坚韧的特质,光芒闪烁。我站在黑暗的峡谷底里,抬头望着明亮的它,心里一阵感动,一阵温暖。


 


12. 惟妙惟肖



向导问我们:“你们看到了什么吗?”


我看到了。你呢?


这像一只蹲坐在洞穴里的黑熊,正在挪动着身体,全神贯注的准备要触摸外面世界的那一片光亮。这个似熊的自然雕琢,惟妙惟肖,生机盎然。


 


13. 蹲下来细看岩石细纹



岩石的花纹很好看,这岩石很像一只土(Coyote) 的头部,可以看到它长长的嘴巴。


 


14. 层层叠叠



 


15. 淌下的眼泪



峡壁中的小缺口,有个很长的水流痕迹,像淌下的眼泪。


 


16. 扑朔迷离



各种色彩与光影交织辉眏,呈现出一种扑朔迷离,又令人有点敬畏的景象。


 


17. 很耐看的岩石


 


就连一块岩石,都被雕琢得这么好看。


 


18. 流沙



橙黄色的幼沙,像瀑布一般分了好几层,徐徐地流下。


这个景观是动中带静,一片和谐。


 


19. 流沙



动态到最后是停止,恢复静态。


 


20.梦幻世界



沿着走廊慢慢深入,我们来到了峡谷的后端,看到了陡峭的走廊。这里的神秘色彩更浓郁,梦幻的世界翩然而至。


 


21. 灭掉光亮



在黑暗的峡谷里,我们看到了比较孤寂的景象。我仿佛看到了一个人静静地站在那里,好像在思考着什么。你看到了吗?


我指着那个景观,很惊喜的看着向导。他微笑着,向着我点点头,说:“那是一个在休息和沉思的老者。”


 


22. 幽幻色彩



走到了峡谷的尾端,我们看到了外面透进来的阳光。


 


23.峡谷出口



走出了峡谷,外面的阳光强烈得让我们睁不开眼睛。外面的峡壁也有水流的痕迹,不过就是缺乏了峡谷里面的神采。单单看峡谷的外表,很难想像里面薀藏着一个这么神奇和璀璨的世界。


羚羊峡谷之旅,让我徜徉于大自然的纯净中,在里面的感觉是与世无争的宁静。我很感恩我能透过摄影镜头来捕捉峡谷里的绚丽色彩,那是一种很实在的观察,也是一种永恒的记录。这个美丽的地方,就像一束灵光,给心中带来一份难以形容的感动。在我心中,它就是一个静谧的天堂。


 


 


************************************************************* 


 


温馨提示:


1. 羚羊峡谷是以“一束光”(A beam of light)而著名,而拍摄一束光”最好的时间是中午至两点。当阳光从峡谷上的缝直射下来,据说视觉效果就像来自天堂的一束光。我们参观峡谷的时间安排在早上八点,一方面是为了避开人堆,另一方面是计划了要参观另一个很奇特的峡谷Canyon X”。除非是参加两小时的摄影团,不然三角架一般上不会派上用场。


2亚利桑那州小城Page有好几家去羚羊峡谷的导游公司,网上很容易查询到有关资料。如果遇上雨季或天气不好,大部分公司会马上停止及取消所有参观团。在羚羊峡谷的下部分(Lower Antelope Canyon), 1997年曾发生一场突如其来的大洪水,冲进了峡谷底,卷走了十一人,只有印第安人向导幸存。因为那次事故,许多导游公司都加强了安全措施。由于洪水的危险,游览羚羊峡谷一定要密切关注天气,注意安全。


 


 


相关阅读:


 


地底下的神秘峡谷@  Lower Antelope Canyon


http://bluelake.blogkaki.net/viewblog-134018


 


 


跟着狐狸满山走 《镜头下的梦幻世界 Upper Antelope Canyon》


http://wsmiin.blogkaki.net/viewblog-132969

荒野怪石之旅@ Grand Staircase-Escalante National Monument


                                    橙红色怪石 The Toadstools


 


傍晚六点半,盛夏的懊热渐渐缓和下来。


离开了粉红色珊瑚沙丘公园,我们的车子来到了犹他州南部的“大阶梯—埃斯卡兰特国家保护区Grand Staircase-Escalante National Monument)。我们的体力恢复了,正好可以在保护区里做一个来回只有两英里的休闲步行,需时大概是一个小时。我告诉父母要带他们去看石头,其他细节就故意不说,想留一份惊喜给他们。


大阶梯—埃斯卡兰特国家保护区范围很广阔,占地面积7571平方公,是美国西南部最大的风景保护区,比罗德岛州(Rhode Island美国最小的州)的面积大将近两倍。这个保护区的景观很特殊,但是因为它很偏远荒凉,每年来访的游客数量很少。这一点我也深有同感,这个保护区感觉尽是一片荒凉和萧索。


这一次,我们只是来看怪石。怪石的地点距离小城Kanab大约四十英里远,入口就在公路Highway 89边(介于路标1920之间)。一般的旅游指南没有介绍这个景点,我是在网上找到相关资料。H 就问了我几次,“你肯定这个地点没错吧?”



一进入了保护区的范围,就看到许多色与橙色条纹相间的岩石和岩壁,它们是经过风和溪流经年侵蚀而成。保护区里的岩石有2.6亿年的历史,呈现的是不同类型和时期的岩质。在太阳的照耀下,有一些橙色的岩石颜色会更接近红色,或者是粉红色。


 


岩石的外形一直让我联想起冰河期的长毛象Mammoth,妈妈则看到好几个类似魔怪的脸孔。对我来说,这个地方很神秘,对妈妈来说,这个地方很诡异!


 


我们缓缓地步行着,看到一些之前从高处滚下来的岩石。



女儿小心翼翼的走上小山坡。


这个地方很荒凉,我们都不想说话,只是静静地一直向前走。、



大约二十分钟,我们来到了一个平坦的地方。看到一只小虫也和我们一样,在不停的走着。



这是一种龙舌兰属植物(Agave)。



这个地方很干旱。这是它的果子,都干枯了。



要抵达了!



看到一个游人高高地站在一块岩石上。怪石看起来很小,像一只骆驼。



走近了,感觉却迥然不同。站在怪石的下方,觉得人真渺小!



当我们靠近怪石时,美丽的夕阳忽然照射在石壁上,好像特地为我们开的一盏明灯。



橙色的岩石,感觉就是一片温暖,把任何诡异的感觉一扫而空。



一圈圈的白色条纹在橙色岩石上盘绕着,好像在闪闪发亮。


 


下面这个景象,你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两个完全不同的景象。第一个景象是两条凶猛的眼镜蛇,狠狠地瞪着我们,它们的眼睛还炯有神。当时还真的有点畏惧!


另一个景象却是极温和的。右边的那个怪石就像一个头上戴着传统墨西哥帽子的年轻男人,样子很纯朴和蔼。


可能这就是俗语所说的,“There are two sides to a coin



岩石的弧形很好看。我坐下来好好的观赏怪石,忽然好像看到眼镜蛇的头跟着转过来!哈,是自己吓自己!


但是一静下心来,看到的是刚才说的另一个景象,还很清楚的看到人的鼻子和嘴巴的轮廓。



我小心的在岩石上攀爬着,欣赏它的美丽。这几个怪石的名字是Toadstools, 因为它们形如蘑菇,或毒菌。由于岩石底下的岩质较松,渐渐地被风和水侵蚀而磨损,顶上较坚硬的岩石则保存了下来,呈现了蘑菇形。



另一边还有一些大小不一的蘑菇石,还看到一些年轻人攀爬和蹲坐在岩石的上面。才那么几分钟的事,耀眼的夕阳光已经消失了。



这一个午后看了沙丘和怪石,女儿已经玩得累了,父母也开始催着我们离开。看看手表,已经是晚上七点半了。


 


从这一个角度,可以看到纯白色的岩层,和橙色怪石的对比很强烈。



离开时,也看到其它各式各类的岩石。这个高高在上,像一对依偎着的恋人。



应该不是我想象力丰富吧。这个很像西洋棋里的木马,在岩壁下看起来特别有气势。



这极像小说和电影最后的莫西干”( The Last of the Mohicans) 里的印第安人,头发都被竖在头后面,他正全神贯注的看着前方。



这个,像小飞碟?


我认为,这些景象都是大自然里最真实,也是最美丽独特的雕塑。


它们也不会一直保持原状,因为世界的一切都在变化中,万象更新。多年以后,蘑菇石上最顶层的岩石始终会掉下来,也会有新的蘑菇石出现。



我在那里发呆了多久?只知道天色很快的晦暗下来。


这是当天我个人最喜欢的一个景象,想到的是印第安人这个多苦多难的民族和慷慨的悲歌,但是一切苦难都成为过去了,现在他们从容的看着前方,天上的光芒伴着他们一起前行。


 


也很奇怪,拍了那一张照片后,天色好像就不怎么黑了。


这个地点的光亮,仿佛有人在操纵着,晦暗过后,尽是一片明亮。


 


我赶快追上前方的人,沿途还看到一朵孤零零的黄色小花,它大概是荒野里最鲜艳的色彩了。


 


也看到这种不知名的植物,看起来有一点儿像猪笼草,但是应该是干枯了的果子。



追上了父母,看到他们一边说一边笑的走着,和刚开始踏入保护区时的严肃神情大相径庭。


他们说,这个地方真美丽啊!


 



开车离开时,已经超过晚上八点了。


整个西南部的旅程之中,看了很多壮丽的景色,妈妈最常提起的却是这个荒野怪石。因为,这是他们一步一步走进去,而又走出来的“探险”。许多美丽的旅游景点不需要怎么行走,站着张望就行了,感觉反而淡薄了。真正有付出努力的旅程,因为有亲身参与和体会,收获更大,感受也更深远。


人生,不也是如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