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桑那州之冬旅 @ Arizona

 

2012,十一月的感恩节。

清晨,我们在车库里打点行李,准备出发。

旅程之前几天,老师问女儿:“感恩节你要上哪儿玩啦?”

女儿耸耸肩,说不知道。

 

 

 

 

 

 

“妈妈说要北上看巨树,但冬天了,哪儿的许多公路被关闭了。她说就改程往西北看野树,但遇上了雨季。现在好像是要往南去了。。。”

老师笑说:“你就乖乖坐在车上,像揭开礼物那样,等着惊喜吗?”

女儿猛点头,眯着眼笑。

果然如此。那个清晨,她抢先准备好了,安逸地坐在车座上,为将要启程的亚利桑那州之旅兴奋不已。

 

“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我说:当小孩真好,什么都不用准备。

她说:当父母真好,什么都是你们决定。

 

最近无暇好好整理照片, 先抽出一些照片,作个简短的旅游记录,方便以后再续。

 

Day 1:路程480英里,7小时在路上。

目的地是Tucson,亚利桑那州第二大城市。

 

看谁在向我们招手?

 

 

 

 

 

 

 

 

 

 

 

 

经过美国和墨西哥交界的索诺兰沙漠(Sonoran Desert)。

12 miles to Yuma。没停留。

 

Day2: Pima Air & Space Museum, Tucson 。 全美最大的非政府资助的航空博物馆。

 

“Airplanes Boneyard”

再也飞不起来的飞机啊,都在这偏僻的地方找到了永久的停泊处。

 

H 从小就喜欢飞机,我和女儿是陪他来这里游览的。

六个小时后,我似懂非懂地看了很多飞机,拍了一大堆飞机的照片,回来后看得眼花缭乱;女儿则到处跑到处欢乐了一整天。还是小孩比较聪明。

 

傍晚,赶在日落之前,参观了一个名不经传的教堂——Mission San Xavier del Bac,就位于印第安人保留区内。教堂里外都美丽极了。

 

 

 

 

 

 

 

 

 

 

 

 

 

 

 

Day 3:   Saguaro National Park, Tucson。

满山遍野都是Saguaro仙人掌——北美最巨大的仙人掌!看得呆了。

 

 

 

 

 

靠近一些看。

 

 

 

 

 

 

 

 

 

 

 

 

 

 

 

看我有多少个手?

 

 

 

 

 

 

 

 

 

 

 

 

 

 

怎么这Saguaro仙人掌长得与众不同?

女儿说,这仙人掌长得像我们院子里夏季种得最多的broccoli(西兰花)。

 

 

 

Arizona Sonoran Desert Museum,名为博物馆,其实是一个很特殊的野外沙漠动物园,绝对值得推荐。

猜猜看我们是谁?哈哈

 

 

Day 4: Kitt Peak National Observatory, outside Tuscon

美国著名的天文台,让我们开了眼界。

 

 

 

 

 

 

 

 

 

 

 

 

 

 

 

在其中一个天文台的控制室内,我们遇上了一个天文学博士生,他正在记录太阳黑点(sun spots)。

我开始梦想让女儿念天文学了,哈。

心里清楚,自己做不了的事,还是别期望女儿会去做。

不然只会重重地失望。

还是自己多翻翻书,当作我众多兴趣的其中一项吧。

 

傍晚再去看仙人掌。

夕阳下,Saguaro像穿上了淡红色的衣裳,绿中带点红,极好看。

 

Day 5:从亚利桑那州南部北上,开车七小时,前往Canyon de Chelley National Monument。

日落前的Spider Rocks,壮观的峡谷!

几分钟后,天空完全暗了下来。晚上在 Navajo 印第安人保留区的小城Chinle 留宿。

 

Day 6:走入峡谷。

参观峭壁下的印第安人遗址White House Ruins。

 

 

 

 

 

 

 

 

 

 

 

 

 

 

 

完全没有预料,会在这里看到金黄色的秋叶。惊喜不已!

 

 

美丽的秋景,亮丽了我们的心情。

旅游是为了什么?只为这一刻纯美的感受,长途跋涉也都值得了。

 

 

 

 

 

 

 

 

 

天黑了才抵达Hopi印第安人保留区,在哪里的旅店留宿一晚。

 

Day 7:早上参观Hopi族人历史悠久的山上村落。

照片来自http://grandcanyonhistory.clas.asu.edu/sites_adjacentlands_hopireservation.html

保留区内游客咨询处的门口,贴了很多警告:No  Photographs!

还有这个通告,让我们怔了一下:

“如果游客在参观山上村落时被发现携带相机、手机或其他电器,一律充公。”

Hopi族人很友善,但对外感觉相对保守。这片土地,还有当天的向导,给我的感觉有点儿复杂。

 

写到这里,忽然被一阵鸟雀喧哗打断了思绪。

声浪越滚越大。从来没在傍晚的天空看过这么一大群鸟雀飞过天空!而且还是distress calls,  好像是遭遇了什么紧急事故。开始以为是身形庞大的乌鸦,后来跑出门外一看,哗!

百多只翡翠鹦鹉飞过天空!难得一见啊。难道是和昨晚的轻微地震有关?

猛然想起了Hopi 族人说的,小鸟是我们的朋友,会把讯息带给我们。

 

我把矿泉水、一些食粮和重要物件放在身边,该做的做好了,放心好好过日子。

 

傍晚前抵达 Sedona 红岩石“Red Rock Country”,很欣喜赶得及做一个短程徒步。

 

Cathedral Rock Trail, 1.5 英里,上山的其中一段路很陡。

 

 

 

 

 

 

 

 

 

 

 

来到平坦的路,松了一口气。

 

 

 

 

 

 

 

 

 

 

 

近看 red rocks。耀眼的夕阳,让眼睛都睁不开了。

 

 

 

 

 

Day 8: 回程的路上,参观了Tuzigoot National Monument 印第安人遗址,规模不小。

 

 

 

 

 

 

 

 

 

 

 

 

 

 

 

哪儿来的小印第安人?神情也有几分像呢。

 

感谢妈妈当年向台湾山地人购买了这件美丽的斗篷给我。

 

 

 

也感谢妈妈这么多年来细心保存着这一件斗篷,看起来还是崭新的!

 

 

 

 

 

 

 

 

 

那一天,我看着女儿的背影,好像看到了年幼的自己和妈妈。

 

昨天接女儿放学时,老师说要念一段女儿写的文字给我听:

 

“My favourite jacket is named  Poncho.

It has furs on the collar and at the end of it.

When I wear it, it feels like a summer day. “

 

我和老师同时笑了。

像夏日的阳光,那份温暖,暖入了心坎。

冬旅,怎么冷也无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