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私与安娜 Nicole Wong

黄安娜在白宫的挑战 :言论自由及隐私权

照片来源:
http://www.bizjournals.com/sanfrancisco/morning_call/2013/06/former-twitter-exec-nicole-wong-tapped.html?s=image_gallery

 

一个无比重要的人物加盟白宫,你却从来没听说过她。

 

今年5 月初,在一个庄严但低调的宣誓仪式上,黄安娜(Nicole Wong)受委任为白宫的首席隐私官。 美国媒体及公众的一般反应是惊讶—— 她是谁?

 

公众不认识她,但内行人对她一点也不陌生。她是推特 (Twitter) 的前法律总监,专长于网络、隐私及知识产权法律,曾著作《电子媒体和隐私法律手册》。年轻有为的她在2004年已出任硅谷公司谷歌(Google)副总裁兼法律副总顾问,并在次年被美国亚太裔美国律师协会评选为40岁以下最杰出律师之一。

2008年,富有影响力的《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谷歌守门人》的报导,为黄安娜冠上了“决策者”的绰号。2010年她代表谷歌在美国众议会作证,建议 “网络言论自由” 应被列为美国外交政策的一个方针而大受瞩目。

图片来源:"Google’s Gatekeepers"
http://www.nytimes.com/2008/11/30/magazine/30google-t.html?pagewanted=all&_r=0

对于一位这么优秀的亚裔女性,美国媒体给予一致的肯定与期待。公众及网民对她的接受程度也很高,显示一个少数裔,有才华就有机会在美国社会脱颖而出,受大众支持。

黄安娜新职的管辖范围:网络、隐私及技术。

分析家指出她基本上是负责为白宫设定互联网的规则,影响力比一般人想象深远。她才上任就有很多棘手的问题等着她处理,包括当前全世界密切关注的监听隐私问题。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监听隐私

你的通话记录、电子邮件、互联网上的活动与信息,是否有隐私的保障?

斯诺登(Snowden)在五月底揭发美国安全局(NSA)的 “棱镜监听计划” (PRISM),让全世界轰动。其实早在2005年12月小布希执政年代,《纽约时报》就曾揭发 NSA 监听及搜集外国人及美国人的电话及网络信息,引来舆论哗然。当时民权组织就以触犯美国宪法的理由把NSA控上法庭,却无法成功,皆因 NSA及它的行动是国家机密,而且其合法性授权于 “美国爱国者法案”(制定于9/11恐袭后)。

NSA 的高度秘密为它带来一个称呼:“ No Such Agency ”。

斯诺登的揭发不同之处是他提供了具体的监听细节,并公开了从未曝光的文件,迫使NSA破天荒地承认了“棱镜” 计划的存在。目前已有民权组织向法庭提出控诉,指控NSA 通过电讯及互联网公司(包括微软、谷歌、雅虎、Facebook等等)大规模监控及收集用户的信息,严重抵触了美国宪法第一及第四修正案。

 

言论自由

图片来源: 书 “The Constitu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inscribed and illustrated by Sam Fink

美国宪法有十条 “权利法案” ,美国人并不能对答如流地把每一条权利念出来, 但最深入民心的绝对是第一修正案: 它保障人民的言论、 出版、结社和集会自由,而这些基本权利是推动美国民主社会的基石。

但言论自由不是绝对的。有一些言论不受第一修正案保护,譬如淫秽、恐吓和威胁性的言论。如果言论受内容或时间、地点和表达方式的限制,政府必须提出充分的论证并符合一定的规则。

首先,“棱镜” 监听是否会打击民众的言论自由?

 

 

在网络时代, 各地消息和不同观点能快速地传达到世界各地,那是一股强大的,难以抵制的民众力量。如果人民开始停顿及思索 ——“我们说的话,在网络上的一举一动是否有人在监视?”, “政府会不会针对我的议论而悄悄地对我展开调查?”,人民开始害怕而减少发表言论,甚至噤若寒蝉,那窃听行动就构成了“ 寒蝉效果 ” (chilling effect),第一修正案的言论自由就被抵触了。

那么, 政府是否能用“反恐”和“国家安全”的理由来压制第一修正案下的基本权利?

 

Hugo Black
图片来源: http://en.wikipedia.org/wiki/Hugo_Black

最高法院大法官 Hugo Black 在 Near v. Minnesota (1931) 判决里曾果敢地指出,政府用 “国家安全” 的名义来限制新闻自由将会 “摧毁基本人权”,因为“安全” 两字既广泛又模糊,不应被用来压制第一修正案下的基本权利。

 

有一句话是根深蒂固的: “ 人没有脊椎骨就不能站立,而宪法就是美国的脊椎骨。”

如果美国为了反击恐怖主义而剥削民权,在过程中严重地破坏了民主制度,只能是得不偿失。那就像手臂被痛击了一下, 为了防范而不惜破坏自己的脊椎骨。

 

隐私权

图片来源: 书 “The Constitu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inscribed and illustrated by Sam Fink

第四修正案保护 “任何人” 的人身、住宅、文件和财产不受无理搜查和查封。根据案例,这修正案除了保护美国公民,也包括身在美国的外国居民。

1967 年的Katz v. United States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案例,因为它把第四修正案的保护范围从人和物件扩大至隐私权。最高法院裁定原告Katz在公共电话亭内的通话有隐私权,因为Katz主观上期望隐私(他把电话亭的门关上),同时社会也认为他这样的期待是合理的。

2010年,联邦上诉法院在USA v. Warshak 里判定电子邮件的内容受第四修正案保护,因为主观和社会认同两个标准都达到了。除此以外, 美国法庭在新媒体领域的判决并不多。

显而易见的,人民的通话记录、网络信息及社交网站上的私人交流,都应拥有隐私权。没有任何隐私限制的面子书对话、向外公开的微博,当然就另当别论了。

可是,第四修正案的权利不是绝对的。执法者可向法庭申请搜查令, 并在一些特例下合法进行搜查而无需搜查令,譬如当执法者另外持有拘捕令,或证据已明显地“摆在眼前”。

法庭的搜查令本来是重要的执法制衡  (“check and balance”)。但在 “棱镜” 计划下,NSA向网络公司出示的搜查密令是由 “外国情报监视法院” (FISC) 签发。此法院缺乏透明度,批准了几乎所有NSA的搜查请求。根据已曝光的文件,它曾签发搜查令要求电信公司Verizon提供三个月内所有用户的信息数据,范围太广泛而失去了合理性。这造成了一个整体监控的情形:监控每一个人,然后才决定谁是目标!

 

平衡点

“棱镜”事件已经让原本人气很高的美国网络公司丧失公信力与口碑。白宫当然不愿意让这些网络大公司陷于劣境, 除了经济利益的考量,它也想通过它们强大的传播能力来继续推动全球民主化。

网络公司必须确保用户的隐私权有保障,方能树立用户的信心,网络上的言论自由才能继续被推广。为此美国需要发展一套成熟和有透明度的网络法制。1986年制定来保护电讯隐私权的《电子通讯隐私法令》(Electronic Communication Privacy Act)早已过时,需要重大修改。1986年是感觉不太久, 但那年代还没多少人有手机, 那一年脸书创办人也只是两岁的娃娃。

黄安娜是加州 “第一修正案联盟” 的前董事会成员。 她一向捍卫网络自由言论权,并以公平及缜密思考处事的作风著称,让人期待 “决策者” 是否能在国家行政权力和人民基本权利之间取得一个平衡点。目前,奥巴马已公布了他对监听事件改革的四点建议:修改《美国爱国者法案》相关条例、NSA委任一个“民权和隐私官员”、成立一个独立专家团来审查政府情报及通讯技术,及委任独立律师来对抗政府向FISC 申请的搜查令。

这当然还不足够, 但绝对是一个正面的起步。

 

 

(文章刊登在 《品》 PRESTIGE 第四期 September 2013,  增添了来自网络及一些自己拍的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