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秒

吃着晚餐,边聊边笑。 忽然, 地上一阵急速的蠕动。

轰隆隆的声响传开。我们三人都怔了。

房子像长了腿,在往前面移动,后面又一股力量推来。

像波浪卷起,我们随之摇晃。

 

我们一句话也没说。 发生的很快,心里却也很平静。

餐桌上方的玻璃灯左右摇荡着。

我看着它, 不要掉下来, 不要掉下来 。。。。

 

15 秒, 震动忽然静止了。

来得快,去的也快。

恢复正常 。。。

原来是洛杉矶区 5.1 级的地震。 还不小呀。

 

身边的 H 说: 刚开始我还以为谁在敲门? 女儿说,是呀是呀,我也是听到有人敲门!

难怪他们俩当时都望向门口, 而我是看着天花板下的玻璃灯,我已感觉到地震。

 

想起两个周末前的早上六点多,我从梦中惊醒。 感到房子在摇荡。

“地震”, 我摇醒 H。 H 说,没有啊,笑着说:"你作梦了。“

我不相信。 上网查看,哎,原来真的是个梦! 就回头再睡,也不当一回事了。

两天后早上,同样是六点多,这次是真的地震了。 4.4. 级地震,据报导是洛杉矶近年来最强烈的一次地震了。 H 说,怎么你预测早了这么多?

 

这当然是开玩笑的。地震还能有预感的吗?

只是,不能说不奇怪, 我今早吃早餐时在看着什么呢? 是关于地震的一份报告。

加州其实并不常地震,我们也从不为地震而惊慌,都是凑巧吧了。

 

4.4.级别,和 5.1. 级别,震动的程度是有分别的。 如果是 6 级地震,我们就不能静静地坐着,静观其变了。

把晚餐吃完,感恩惜福。

 

 

 

 

 

遇见蜂鸟

它每一次出现,犹如电光石火,把我的思绪全部卷走。

一切是透明。 它在飞!

一瞬间,它消失。

过后,我慢慢地、笨拙地寻回自己。

 

墨西哥已故诗人奥克塔维奥· 帕斯(Octavio Paz) 为它写了一首诗:

“Exclamation"  《感叹》

Stillness  静止

not on the branch  不在树枝上

In the air    在空中

not in the air  不在空中

In the moment   在瞬间

hummingbird   蜂鸟

蜂鸟,代表当下的这一刻。你不捕捉这一刻的灵动,它就消失了。

你不停下来好好地看它一眼,它就不见了。

难得这一天,美丽的一刻好像静止了。或至少是延长了。

窗外的它,静静地栖息在树枝上。

它一时转头看左边,一时看右边,它在观察。

不知道它在看什么, 但我感觉到了它的放松和从容。

白色 “银浪” 茶花盛开,散发出淡淡的香气。

蜂鸟没有嗅觉, 但它也一定看到了洁白的茶花。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一只蜂鸟歇息这么久,而毫无离开的意思。

至少十分钟过去了,它安然地坐着。女儿和 H 都来找我,和我在窗边一起看了一会儿蜂鸟。

很珍惜每一次的遇见。我是喜欢它的静更多于它的动。

在静默的交流中,我看到了它的沉稳平静,也让我感到非常的舒服、平静。

心情很悠闲的时候,我常常看到蜂鸟。它们似乎无所不在。

但心情不放松的时候, 即使我到后院里去寻,也看不到它们的踪影。

我想,看不见蜂鸟的时候,其实是我视而不见。

只要我愿意打开心扉,这些小巧、动静相宜的小精灵一直都在。

每一只蜂鸟都占据一定的领域,但院子里总是出现不同色彩和气质的蜂鸟。

我也不问为什么,我只是心存感动。

唯有它,会让我越看越出神,在它身上似乎看到了自己,也忘记了自己。

 

就像奥克塔维奥· 帕斯的另一首诗《本性》:

院里一只鸟儿啾啾叫

就像钱币在扑满中

一丝风将它的羽毛

在转身中吹散

或许没有鸟儿我也不是

那个院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