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地牙哥动物园 (三)Smile

 

 

 

 

 

 

 

 

 

 

 

 

 

 

 

每一次在非洲野生动物记录片里看到它,心里就觉得好笑。

Meerkat,中文名是狐獴,又称为猫鼬。它和另一种动物—— Prairie Dogs 草原土拨鼠 , 神态和站立的姿态都是那么逗趣。

总是有好几只在站岗。这一只最勇敢,站得这么高。

喂,你知道你是在动物园内吗?

谁在叫我?

 

 

 

 

 

 

 

 

 

 

 

 

 

 

 

 

上面有一个大网,老鹰都飞不进来了。况且,许多老鹰都在笼子里。

既然如此,就下来吧。

 

 

 

 

 

 

 

 

 

 

 

 

 

 

 

 

 

 

 

 

 

 

 

 

 

 

 

 

 

 

他们站得很稳,还不时左右摇摆身体,让我们笑弯了腰。

听到笑声,它回过头来看。它大概在想,“Danger!”

 

长长的角,这是谁?

 

 

 

 

 

 

 

 

 

 

 

 

 

 

 

 

这又是。。。?

 

我来自非洲

 

第一次看到大驯鹿。

 

还有一只小的在外面玩,玩得不亦乐呼~

 

让我眼前一亮的是这只雄的 Northern Ruddy Duck, 蓝色的喙很出色。

这一只白鸭子,头上的色彩很丰富。好看。

 

 

 

 

 

 

 

 

 

 

 

 

 

 

 

很久很久以前,一些鸟的身形比小孩还大。忽然想到辛巴达历险记里巨鹰的叙述,和许多离奇的情节。那当然都是故事。

女儿却很认真地说:“我们好幸运!还好现在的鸟儿都长得小巧可爱。不然啊,走出屋子外,你想有多危险!”

快餐式的午餐难吃极了,不过没有影响亮丽的心情。

大树下,一串串粉色的小花儿很清爽美丽。

墙壁的设计是为了配合袋鼠的跳跃。

 

 

 

 

 

 

 

 

 

 

 

 

 

 

 

Peccary 是一种野猪类,它们的居住环境稍好,天空没有被大笼子罩住。

大树底下,绿意怏然。

冷风吹来,正好睡午觉。打个哈欠~

 

 

可爱的 Red Panda 睡梦正甜~

 

 

 

 

 

 

 

 

 

 

 

 

 

 

 

 

猜猜看我是谁?

 

毛绒绒的熊猫宝宝和熊猫妈妈都在睡觉。几个小时后我们再兜回来,熊猫宝宝和熊猫妈妈的限制参观时间已经结束了。还好,看到了另一只可爱的熊猫,它一直不停地在吃着竹子,神态很自然悠闲。

 

三岁半的 “云子” 熊猫

心里还念着大熊猫,就看到了这只鸭子。忽然发觉,黑白的配搭很高贵典雅。

即将离开动物园了。我们沿着清爽的 Fern Canyon Trail,静看蕨类植物,仿佛走入了热带雨林。

来自东南亚的马来貘 (Malayan Tapir) !
黑白两色,感觉非常纯净、好看。
从小就在书本里读到马来貘,也收集过马来貘的邮票,现在终于看到了。
看它静静地喝水,静静地走动。
它性情温顺平和,比想象中更美。
女儿说这趟动物园之行,她最爱那几只大猩猩。
我呢?眼前这只马来貘仿佛从邮票里走出来复活了。
也牵着我回到童年走了一趟。

 

圣地牙哥动物园 (二)Cage

网中鸟

 

 

 

 

 

 

 

 

 

 

 

 

 

 

 

 

第一眼看到它——蛇鹫 (Secretary Bird), 心里就清楚这狭小的笼子不属于它。

它来自非洲沙哈拉沙漠以南的草原,有长长的腿和钩状的喙,是食肉鸟,而且以捕食蛇而出名。

它被形容为沙漠的王者,却被安置在一个不怎么大的笼子里。

难怪它放弃了飞翔。

 

 

 

 

 

 

 

 

 

 

 

 

 

 

 

秃鹫(Condor), 是女儿就读小学的代表动物。

我们观察了很久。

女儿终于发问:“ 怎么它动也不动呢? "

我反问她:“ 它可以去哪儿呢?”

 

 

 

 

 

 

 

 

 

 

 

 

 

 

 

这只老鹰体形很大,让我们呆了半响。

它和其它鸟儿一样,我们站得很近,它却没有任何反应,显然是习惯了这不正常的生活。

美丽的豹。一群人站在它面前喧哗,它呆呆地望着前方。

 

神秘的雪豹 (snow leopard)。它灵敏、孤傲,是雪山之魂。没想到会在南加州见到它。

最近留意到一本书《The Snow Leopard》,作者 Peter Matthiessen 叙述他到尼泊尔西北部靠近中国西藏边界的地方追寻雪豹的足迹。他不只是想一窥稀有、美丽的喜马拉雅雪豹,这也是他的心灵朝圣之旅。Paul Theroux, 另一个旅者作家,是如此形容 Peter Matthiessen 的这个旅程,“…..in effect this is Matthiessen’s pilgrimage: a search for healing after the death of his wife, a search for the sources of Buddhism, and a contemplation of a landscape regarded as holy by Nepalese who live in the region……", “…..  in essence a search for his own peace of mind."

最后他看到了雪豹吗?

可能已不重要。

我在圣地牙哥动物园很轻易地就见到了雪豹,而且还是两只,一只躲在岩石堆后面。心里惊讶,却没有很大的震撼。看过那一带白皑皑的雪山照,美丽无比,心里感叹这两只雪豹从此不但看不到山,也大概不会再看到纷纷扬扬,洁白的雪花了。

 

另一只美丽的花豹。

 

 

 

 

 

 

 

 

 

 

 

 

 

 

 

 

它不停地兜小圈圈,然后稍停,瞧瞧我们,然后又重复兜圈。

灵敏的雪狐(Arctic Fox) 总是让人联想到飘渺的雪白世界。就像变魔术那样神奇,夏天时雪狐的毛色是棕色或灰色,冬天下雪时则依环境而转变成雪白色。阳光灿烂,不怎么冷的圣地牙哥,是它永远的冬天吗?

它非常漂亮、可爱!但它不断重复的动作有点神经质, 让我们看了于心不忍。

母狮也在不停地兜圈子

猞猁狲 (Lynx)更是走个不停

猜猜看我是谁?

 

我是北极熊(Polar Bear)。瞧我在吃什么?

红萝卜很好吃

 

 

 

 

 

 

 

 

 

 

 

 

 

 

 

 

 

大象的兽栏外,紫花儿开得正盛。和大象的神情成了对比。

 

无精打采

 

 

 

 

 

 

 

 

 

 

 

 

 

 

 

游人来了

 

看看外面的风景

 

 

 

 

 

 

 

 

 

 

 

 

 

 

 

 

 

 

 

 

 

 

 

 

 

 

 

 

 

 

 

 

 

 

 

 

 

 

 

 

 

 

 

 

 

 

这只小猴子明显比较快乐

 

 

 

 

 

 

 

 

 

 

 

 

 

 

 

笼子外,环境很优美,四处绿意盈盈。

 

 

 

 

 

 

 

 

 

 

 

 

 

 

大猩猩后面的树和绿意却是虚构的

 

你和我们,有多相似,有多少共同点?

 

 

 

 

 

 

 

 

 

 

 

 

 

 

 

 

 

大手掌和小手掌

 

 

 

 

 

 

 

 

 

 

 

 

 

 

 

大玻璃房子里的生活

 

 

 

粗犷、身形巨大的大猩猩,怎么看来如此落寞。

 

 

 

 

 

 

 

 

 

 

 

 

 

 

 

 

我们有多相似?=)

 

这就是来自婆罗洲和苏门答腊的 orangutan!
见到了,格外亲切!

 

这一只很活跃。

 

你大概不是在想着要“逃狱”吧?猩猩智力很高,有几只曾逃离它们的笼子,在圣地牙哥动物园内闲逛看动物,把管理员吓了一跳!

 

大灰熊 Grizzly Bear, 躲了起来睡觉,用长镜头才看到它。

 

竹子

 

 

 

 

 

 

 

 

 

 

 

 

 

 

 

 

忽然听到老虎的吼声!

没有藏身处,老虎显得很无奈。

 

 

 

近看老鹰

 

 

 

 

 

 

 

 

 

 

 

 

 

老鹰正视着我。相机咔嚓咔嚓地拍着,它眼睛眨也不眨一下。

哗,好漂亮!

想起了在我家后院出现过的那只老鹰。记得那一天清晨,空气很清新。

我捏手捏脚,轻轻地拿起相机。拍下一张,窃喜。但咔嚓一声,惊动了它,它飞了!

我低呼了一声。可惜吗?

不,我情愿它展翅高飞,快乐地在天空上翱翔,也不愿它是笼中鸟!

 

 

 

圣地牙哥动物园 (一)Love

周末,在环境优美的圣地牙哥动物园(San Diego Zoo) 走了一趟。

这是女儿七岁以来第一次参观传统的动物园。我对动物园,一向来有点儿抗拒。

八个小时。可爱的动物让我们眉开眼笑,但动物被禁锢的无奈也无时无刻敲落在心里。没错,放眼望去,是葱郁的树林。但四处也都是笼子。

先不说那些让人哀伤的动物吧。笼子里外也有很多惊喜,纯真的美,还有爱。

“树林“中的 San Diego Zoo Treehouse Cafe

 

Sky Safari 缆车

 

 

 

 

 

 

 

 

 

 

 

 

 

 

 

…..like gliding through the treetops…..

 

惊艳

 

靠近

 

Chacoan Peccary 一吻~

和谐

温馨

倾听

关怀

 

 

 

 

 

 

 

 

 

 

 

 

 

 

 

 

 

 

 

 

 

 

 

 

 

 

 

 

 

 

陪伴

 

行走在葱郁的竹林里

 

 

 

 

 

 

 

 

 

 

 

 

 

 

 

 

绽开

 

艳红的 Aloe Flowers

 

 

 

 

 

 

 

 

 

 

 

 

 

 

 

 

 

 

 

 

 

 

 

 

 

 

 

 

 

 

 

 

 

 

 

 

 

 

 

 

 

 

 

 

flamingo 红鹤, 又称火烈鸟

优雅。宁静。

 

 

 

 

 

 

 

 

 

 

 

 

 

 

 

 

 

 

 

 

 

 

 

 

 

 

 

 

 

 

 

 

 

 

 

 

 

 

 

 

 

 

 

 

 

花儿带来的幸福感

 

清新

 

 

 

 

 

 

 

 

 

 

 

 

 

 

 

惊喜,就在每一个角落。

 

 

 

 

但最让我感动的,还是这些画面:

爱 与 守候

 

春暖花开,新年快乐!

花儿朵朵开

 

南加州的二月, 是杜鹃花和山茶花盛开的季节。

微寒的冬日里,  空气中弥漫着一份浪漫,一份诗意的美丽。

 

 

 

 

 

我家后院的杜鹃花,条纹优美,有几分像英格兰的国旗。

 

 

 

 

 

 

 

 

 

 

 

 

 

 

 

 

 

 

 

 

 

 

 

 

 

 

一直来以为她们是迎春花,今天才知晓迎春花(Jasminum nudiflorum)是鲜黄色的小花,而以上图中的 花儿是杜鹃花(Rhododendron),花儿很大方迷人,让人看了满心欢喜。

满树都是红色的山茶花。

来吧,随我游一趟公园,欣赏寒风中盛开的山茶花。

 

 

 

 

 

 

 

 

 

 

 

 

 

 

 

 

 

 

 

 

洛杉矶 Huntington Garden 的流芳园里,梅花和桃花也绽开了,很有喜气。

 

 

 

 

 

 

 

 

 

 

 

 

 

 

 

 

 

 

 

 

 

 

 

 

 

 

 

 

 

还是白色的梅花香~

 

 

 

 

 

 

 

 

 

 

 

 

 

 

 

 

 

 

 

 

 

 

 

 

 

 

 

 

 

 

 

 

龙年要过了吗?

弄一个简单的小手工品来迎新年。

还可以戴在手上呢!

这个新面具如何?

面具的后面是一个大笑脸,还有藏不住的笑声。

 

 

 

 

 

 

 

 

 

 

 

 

 

 

 

红色的旗袍是外婆送的新年礼物。

外婆问:“穿着旗袍去公园能够跑吗?

”当然可以。”

 

 

开怀大笑,每一天都是春天。

祝大家春节快乐,蛇年灵活自如,吉祥如意。

 

 

亚利桑那州之冬旅 @ Arizona

 

2012,十一月的感恩节。

清晨,我们在车库里打点行李,准备出发。

旅程之前几天,老师问女儿:“感恩节你要上哪儿玩啦?”

女儿耸耸肩,说不知道。

 

 

 

 

 

 

“妈妈说要北上看巨树,但冬天了,哪儿的许多公路被关闭了。她说就改程往西北看野树,但遇上了雨季。现在好像是要往南去了。。。”

老师笑说:“你就乖乖坐在车上,像揭开礼物那样,等着惊喜吗?”

女儿猛点头,眯着眼笑。

果然如此。那个清晨,她抢先准备好了,安逸地坐在车座上,为将要启程的亚利桑那州之旅兴奋不已。

 

“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我说:当小孩真好,什么都不用准备。

她说:当父母真好,什么都是你们决定。

 

最近无暇好好整理照片, 先抽出一些照片,作个简短的旅游记录,方便以后再续。

 

Day 1:路程480英里,7小时在路上。

目的地是Tucson,亚利桑那州第二大城市。

 

看谁在向我们招手?

 

 

 

 

 

 

 

 

 

 

 

 

经过美国和墨西哥交界的索诺兰沙漠(Sonoran Desert)。

12 miles to Yuma。没停留。

 

Day2: Pima Air & Space Museum, Tucson 。 全美最大的非政府资助的航空博物馆。

 

“Airplanes Boneyard”

再也飞不起来的飞机啊,都在这偏僻的地方找到了永久的停泊处。

 

H 从小就喜欢飞机,我和女儿是陪他来这里游览的。

六个小时后,我似懂非懂地看了很多飞机,拍了一大堆飞机的照片,回来后看得眼花缭乱;女儿则到处跑到处欢乐了一整天。还是小孩比较聪明。

 

傍晚,赶在日落之前,参观了一个名不经传的教堂——Mission San Xavier del Bac,就位于印第安人保留区内。教堂里外都美丽极了。

 

 

 

 

 

 

 

 

 

 

 

 

 

 

 

Day 3:   Saguaro National Park, Tucson。

满山遍野都是Saguaro仙人掌——北美最巨大的仙人掌!看得呆了。

 

 

 

 

 

靠近一些看。

 

 

 

 

 

 

 

 

 

 

 

 

 

 

 

看我有多少个手?

 

 

 

 

 

 

 

 

 

 

 

 

 

 

怎么这Saguaro仙人掌长得与众不同?

女儿说,这仙人掌长得像我们院子里夏季种得最多的broccoli(西兰花)。

 

 

 

Arizona Sonoran Desert Museum,名为博物馆,其实是一个很特殊的野外沙漠动物园,绝对值得推荐。

猜猜看我们是谁?哈哈

 

 

Day 4: Kitt Peak National Observatory, outside Tuscon

美国著名的天文台,让我们开了眼界。

 

 

 

 

 

 

 

 

 

 

 

 

 

 

 

在其中一个天文台的控制室内,我们遇上了一个天文学博士生,他正在记录太阳黑点(sun spots)。

我开始梦想让女儿念天文学了,哈。

心里清楚,自己做不了的事,还是别期望女儿会去做。

不然只会重重地失望。

还是自己多翻翻书,当作我众多兴趣的其中一项吧。

 

傍晚再去看仙人掌。

夕阳下,Saguaro像穿上了淡红色的衣裳,绿中带点红,极好看。

 

Day 5:从亚利桑那州南部北上,开车七小时,前往Canyon de Chelley National Monument。

日落前的Spider Rocks,壮观的峡谷!

几分钟后,天空完全暗了下来。晚上在 Navajo 印第安人保留区的小城Chinle 留宿。

 

Day 6:走入峡谷。

参观峭壁下的印第安人遗址White House Ruins。

 

 

 

 

 

 

 

 

 

 

 

 

 

 

 

完全没有预料,会在这里看到金黄色的秋叶。惊喜不已!

 

 

美丽的秋景,亮丽了我们的心情。

旅游是为了什么?只为这一刻纯美的感受,长途跋涉也都值得了。

 

 

 

 

 

 

 

 

 

天黑了才抵达Hopi印第安人保留区,在哪里的旅店留宿一晚。

 

Day 7:早上参观Hopi族人历史悠久的山上村落。

照片来自http://grandcanyonhistory.clas.asu.edu/sites_adjacentlands_hopireservation.html

保留区内游客咨询处的门口,贴了很多警告:No  Photographs!

还有这个通告,让我们怔了一下:

“如果游客在参观山上村落时被发现携带相机、手机或其他电器,一律充公。”

Hopi族人很友善,但对外感觉相对保守。这片土地,还有当天的向导,给我的感觉有点儿复杂。

 

写到这里,忽然被一阵鸟雀喧哗打断了思绪。

声浪越滚越大。从来没在傍晚的天空看过这么一大群鸟雀飞过天空!而且还是distress calls,  好像是遭遇了什么紧急事故。开始以为是身形庞大的乌鸦,后来跑出门外一看,哗!

百多只翡翠鹦鹉飞过天空!难得一见啊。难道是和昨晚的轻微地震有关?

猛然想起了Hopi 族人说的,小鸟是我们的朋友,会把讯息带给我们。

 

我把矿泉水、一些食粮和重要物件放在身边,该做的做好了,放心好好过日子。

 

傍晚前抵达 Sedona 红岩石“Red Rock Country”,很欣喜赶得及做一个短程徒步。

 

Cathedral Rock Trail, 1.5 英里,上山的其中一段路很陡。

 

 

 

 

 

 

 

 

 

 

 

来到平坦的路,松了一口气。

 

 

 

 

 

 

 

 

 

 

 

近看 red rocks。耀眼的夕阳,让眼睛都睁不开了。

 

 

 

 

 

Day 8: 回程的路上,参观了Tuzigoot National Monument 印第安人遗址,规模不小。

 

 

 

 

 

 

 

 

 

 

 

 

 

 

 

哪儿来的小印第安人?神情也有几分像呢。

 

感谢妈妈当年向台湾山地人购买了这件美丽的斗篷给我。

 

 

 

也感谢妈妈这么多年来细心保存着这一件斗篷,看起来还是崭新的!

 

 

 

 

 

 

 

 

 

那一天,我看着女儿的背影,好像看到了年幼的自己和妈妈。

 

昨天接女儿放学时,老师说要念一段女儿写的文字给我听:

 

“My favourite jacket is named  Poncho.

It has furs on the collar and at the end of it.

When I wear it, it feels like a summer day. “

 

我和老师同时笑了。

像夏日的阳光,那份温暖,暖入了心坎。

冬旅,怎么冷也无惧了。

 

 

 

玄武岩巨石上的凿刻图象 @ Petroglyph National Monument, New Mexico

如果你愿意聆听,或许你会到新墨西哥州的 Rinconada Canyon 走走。

在五个休眠的火山锥上, 有一堆会说话的石头。

前提是,你的耳朵可能只听到幽幽的风声。

或许,你的眼睛和心灵会聆听到那细微的,来自远古时代的声音。

 

二十万年前,这里曾发生了惊天动地的火山爆发。

在峡谷的西侧,地壳表面出现了一个长达五英里的裂缝,一股股的熔岩从地底内涌出。

熔岩流动时携带着气泡,冷凝后形成了气孔状结构的玄武岩。

 

经过岁月和风雨的洗礼,幼沙从玄武岩周围逐渐滑落,玄武岩巨石(basalt  boulders)从高处掉落,有些碎成小块的石头,分散于峡谷各处。

 

岁月悠悠,火山沉寂。

七百年前,印第安人开始在附近的河流Rio  Grande出现及聚居生活。

他们握着锤石和凿,在黑褐色的玄武岩上敲呀敲呀,创造了许多凿刻图象。

两万多个图像,代表着什么呢?  这地方是古时代的“画廊”吗?

我小心翼翼地触摸了一下玄武岩石,察看各式各类的图象,有栩栩如生的小鸟、土狼、蛇、人、星月太阳,还有许多让人不解的图象。这不是有点像中华民族的象形文字吗?

这些图像被称为petroglyphs ——岩石上的雕刻,是当年印第安人沟通的方式之一,也记录了一些重要事迹和民族理念。这些外形鲜明独特的图像,无疑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和精神意义。

大人与小孩?

可惜北美的绝大部分印第安人没有发展出文字。Cherokee部落的音节文字是一个例外,由一位叫Sequoyah 的族人于1821年接触到欧洲人后发展了一套有85个字的文字系统。传统上印第安人是通过口述的方法,把各部落族群的文化世代流传。(注:  中美洲玛雅族群有文字系统,但大部分文字记载被入侵的西班牙人毁掉了)。

随着一些印第安部落人数的减少,和新一代年轻人选择说英语而渐渐地弃用自己的语言,许多部落语言也逐渐在消失中。 随之消失的,正是一个又一个部落族群的文化。

在空旷的峡谷里,我忽然有种领悟。人的肉体是敌不过岁月的,也始终会死,但文化和精神却是不朽的。这些古印第安人早已作古,但他们古老的图像艺术保存了下来。我这个现代人,能如此靠近地接触到古代人当时的一些生活信息、思维和精神文化,感觉真的有点不可思议。艺术,和文字一样,是能跨越时空的。

一个民族的精神和文化需要通过文字、语言及艺术流传下去。记得一个语言学家曾说过,保存一种语言的方式就是编撰一本字典,并通过书写来呈现。一个民族如果只依靠口述语言,没有文字书写的记录、推广和传承,是不足够的。当鉴赏民族艺术的途径都渐渐遗失了,一个民族的魂也死了。

有些图像已经淡化,只留下一个浅浅的印记,似乎与玄武岩出自一体。再过一些岁月就难以辨认了。

 

以下是脚印和人的图像:

怎么这些人像都很卡通化? 生动极了。

 

戴着头冠的人、小鸟、野牛。

 

图像不清楚了,但这块玄武岩石的外形像一只正在休憩的土狼!靠近时,怔了一下。

 

有些图像遭受到破坏,也有人在岩石上涂鸦。

看到珍贵的图像旁出现一个又一个现代式的“smiley face”,一点也笑不出来。

也忘了为何我没拍下这些现代人的涂鸦,料想我那时一定是心里有气。

也好,不该给那些粗劣的涂鸦任何曝光的机会。

 

我还在寻找着一样东西。

被另一半提醒了很多次,我是走得太靠近草丛了,有点不安全。

这里要特别注意什么呢?

 

当然是美国西南部野外的另一些“原住民”——蛇。

不难理解,为何印第安人很敬畏蛇。长长弯曲的蛇身,比土狼(coyote)看来更可怕。

我很爱这图像,觉得它很有美感,但身在野外,看着看着也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我从相机袋中取出长镜头,决定不要太靠近玄武岩石和草丛了,远远看和拍就好。

 

日当正午,新墨西哥州的沙地炎热得有点像火烧。这是我们旅游最失策的一次,竟然穿了拖鞋来,滚热的沙把我们的脚板烫得又红又疼。低头看到一些黑蚂蚁,纷纷进入窝里。也好,天气这么炎热,蛇应该都躲了起来吧,不然可要被烫成蛇干了。

当然,我在寻找着的“它”,大概也无望一见了。

 

(照片摄于洛杉矶自然科学博物馆)

之前一大早我就向管理人员打听roadrunner出没的地点,管理人员听了我的问题后一脸惊讶,待听清楚后笑得一脸稚气。他也想起了那部可爱的卡通片。

它就是我童年时印象最深刻的一个卡通角色——roadrunner 走鹃。

还记得它吗?

Beep beep!  每一次被惊动,roadrunner就会跑得飞快的像阵烟,后面永远是一只追不上的大土狼。

噢,可怜的大土狼!

Roadrunner 是新墨西哥州的州鸟,常在荒野一带走动。它动作神速,除了抓食蜥蜴,响尾蛇也不是它的对手,真厉害!来到了新墨西哥州,当然想见到它。

“有啊,院子后面几乎天天都可以看到road runner的踪迹,哈哈。”  那天,管理人员稀松平常地说着。

但我在峡谷里寻寻觅觅,左看右望,模仿着它的鸣声,却是一个影子也没看见。

 

脚下的沙太热了,脚板和脚趾痛得受不了,只想赶快离开。

回程,离开了沙地区,走在比较坚硬的土地上,顿时松了一口气。

前方有两个德国人,脚步又快又稳。

回到入口处,看看地图,还有一处可看到一些凿刻图象,在一座小小的山上。

累了吗? 吃了小甜品,上山去。

真庆幸没错过这地方。上山的路上,沿路就看到很多极有趣的凿刻图象,线条圆滑流畅。

一对比翼鸟啊!心里赞叹。

旁边还有一只美丽的花蝴蝶。

噢,土狼!roadrunner在前方吗?

这是什么?

走向高处,看到了Kokopeli的图像。他是印第安人神话中的音乐之化身,有他出现的地方,就会有悠扬哀婉的长笛声。难怪山顶上风声飒飒,帽子差一点就被吹下了山。

来到最高处,伫立观看。 这也是Kokopeli吗?怎么都让我联想到外星人?

印第安人有个有趣的说法,凿刻图象会“选择”让谁瞧见。所以,不会所有图像都显示在你面前。见一面,说的也是缘分。

确实如此。早期的西班牙人也在这个峡谷里留下了一些图像,但我兴趣不大,现在回想,竟然完全记不起有看到。

啊。Roadrunner。

左下角还有一只蜻蜓相伴。

在峡谷里寻你千百度,原来你已是石上的一个铭印。

 

 

 

后记:

Petroglyph National Monument   地点:New Mexico Albuquerque 城外

Rinconada Canyon Trail 全程2.5 英里 ( 4公里 )

在美国的犹他州和亚利桑那州,我们也看到了岩石上各式各样的凿刻图象,古人的灵感和艺术创造力让人感动。希望以后会继续记录与分享。

土坯教堂与陶诗小城闲游 @ Taos, New Mexico

午后我们的车子从陶诗城出发,才出城几英里路,就看到一个庞然大物竖立在路边。

哗!这是什么?

我们马上停了车子,H 开始翻书查资料。

我们的目光不停地打量着这奇特的建筑物。

“我说它像一只横卧着的狮子的背部” , 我越看越觉得好笑。

“妈妈”,在车后座的女儿大嚷:“我看到了狮子的脚和屁股!”

 

后来才发觉,这原来就是我们特地前来参观的土坯教堂——San Francisco de Asis Church。

不禁觉得被幽了一默。

其实呀,这是教堂的背后,正门和入口在另一端。

为什么教堂背对着公路呢?

原因很简单,现代的公路是后来才建的。

 

我们绕着教堂走了几圈观看,越看越觉得这土坯教堂很有艺术感。

墙角虽四四方方,像一个堡垒,但轮廓柔和圆滑,似胴体之美。

 

教堂的正面比较庄严,厚厚的土坯墙, 感觉很扎实。

这是西班牙殖民时期就建立的天主教教堂,在1815年被启用,有接近两百年的历史了。

教堂正面有两个钟楼和一个拱形门,通往一个幽静的小庭院。

它位于历史悠久的广场(Ranchos de Taos Plaza),教堂是以赞助人Saint Francis of Assisi命名, 被称为San Francisco de Asis Church。

 

 

1934 年时教堂的外观。

(黑白色照片源自:http://www.newmexicohistory.org/filedetails_docs.php?fileID=23457

注意看:两个钟楼像睁大的眼睛,中间的窗户像个鼻子,门口则像一个半打开的嘴巴!

除了钟楼和窗户后来有经过改动,也增添了十字架木碑之外,教堂还保持了当年的原貌。

 

教堂内部不允许拍照。这也是1934年的照片。

(黑白色照片源自 http://en.wikipedia.org/wiki/File:Rancho_de_Taos_church4.jpg

教堂内部装饰很稀疏,绝大部分是木制品。

土坯建筑物特别适合炎热及干燥的地区,白天时建筑物内凉爽,夜晚时则温暖。这是因为土坯建筑物储存和释放热量的速度都比较慢。中午时分,教堂内部虽然窗口都密封着,感觉却很凉爽舒服。

 

漫步走过小庭院,从外墙回头看,好像回到了西班牙殖民时代。

我们曾在欧洲城市参观过一些大教堂,教堂外表宏伟华丽,内部有精致的雕刻、彩绘的玻璃窗,气氛极其隆重庄严。美国新墨西哥州的教堂,却都“土气”很重。

眼前这教堂有棕色的土墙,简约的设计。

它朴实无华,但看来舒服。在弥漫的白云下,更是动人。

 

庭院一角,有个小孩咯咯咯地笑个不停,不能停休。

 

嗨,你在笑什么?

 

是土坯教堂的外形太逗趣了吗?

还是你又想到了什么?

小孩笑到忘我,见牙不见眼,无法回应。

我也笑了起来,坐在大树下的长凳很舒服吧!

或许,心中没烦恼,快乐就大笑。何须原因?

 

躲在树荫下的女儿

许多美国著名艺术家,包括本土女画家Georgia O’Keeffe  和摄影大师Ansel Adams 都曾以此教堂为创作灵感。

Georgia O’Keeffe  就曾如此形容这土坯教堂:“它是早期西班牙人留给美国最漂亮的建筑物之一”。

教堂于1970年被宣布为国家历史地标,也被宣称为世界遗产教堂(World Heritage Church),是当之无愧。在陶诗这个偏远的小城,竟然有两个建筑物被列为世界遗产(另一个是上篇介绍的印第安人大土坯房子),可见这新墨西哥州小城的历史和文化意义是非同凡响。陶诗小城,就是我们这趟新墨西哥州之旅的最亮点。

 

这些Adobe土坯建筑物,到底是怎么做的呢?

在圣达菲 (Santa Fe) 郊外, 有一个很特殊的民俗历史博物馆 El Rancho De las Golondrinas,女儿在那里学习了如何制造土坯砖头(adobe bricks)。

材料很简单:水、沙、粘土和稻草。

首先把材料搅拌均匀,然后置入一个砖头模子,再用一块方形工具把材料挤压,让表面平坦。

接下来把模子抽起,就形成一块块小型的土坯砖头。土坯砖头在烈日下晒干后,就完成了。

建筑用的土坯砖头当然比较大,这个模子只是供示范用途。小小块的土坯砖头,小孩看得真欢喜。

土坯建筑物的建法就是先建土坯砖头墙,用木柱子做架构和支撑,然后在土坯墙外围涂上几层厚厚的土坯材料。再来就是每年修补几次,每次在墙的外围添补几层土坯材料,让它更坚固。

 

继续行程,路上总是遇上抢镜头的白云。

 

在陶诗城南部还有一个不平凡的小村庄,每年吸引将近30万游客,被誉为全美最重要的罗马天主教朝圣地。这里有个土坯与木教堂El Santuario de Chimayó, 据说教堂内神社里的“圣土”(holy dirt) 有神奇的治疗力量。从前的信徒是直接把圣土吞进肚子,现代的信徒则是把圣土擦拭在身上和手上。

我们抵达时适逢教堂正进行着祈祷,教堂门外也站满了信徒。我们就没进入教堂。

如果说教堂外的泥土也是圣土的话,到处跑到处溜的女儿倒是沾了不少泥巴,尤其是她的鞋子!

这么小的村落,竟然还有另一个教堂。

 

傍晚回到陶诗城,悠闲地走走。游客寥寥,多了一份清静。

陶诗城商店前的走廊。

街边一角的壁画,马儿在奔驰。

少不了的土坯房和蓝色门。

画廊随处可见,陶诗城的艺术气氛很浓郁。

不到处跑的大驯鹿。

各式各样的蓝绿石首饰。

店里出售的手工制鼓。

让人眼前一亮的紫锥菊(Echinacea),是印第安人的传统药用植物,用于止痛、治疗蛇咬伤、喉咙痛、咳嗽和感冒。

是傍晚了吗?向日葵还是一贯的亮丽。

 

画和艺术品的价钱都不菲。

我们无心购买东西,只是在店前随意地逛逛。

忽然“喵”一声划破了清静。

到处寻。 抬头一看,原来是你。我们笑了。

黑猫,冷清的小城,还真是绝配。

 

 

陶斯城印第安人村落@ Taos Pueblo, New Mexico

陶斯城位于新西墨西哥州北部,海拔接近7000英尺,气候清爽怡人。

小城的边缘是一个9万5千英亩的印第安人保留区,是印第安人Tiwa部落的家园,称为Taos Pueblo,Pueblo 既是西班牙语 “村落” 之意。

村落里头最突出的是一间近一千年历史的大土坯(adobe)房子,是用水、沙、粘土和稻草的传统方法而建。这是全美最大的印第安人多层住宅,被联合国宣布为世界文化遗产。

传统上Tiwa 族人是通过梯子从房子的顶端进入。西班牙人抵达后,他们受到西班牙人的影响,才开始安装一些木门,并漆上各种颜色,普遍上喜欢蓝色。

大土坯房子外晒肉干和干果的担架

 

大土坯房子里面完全没有电或水的供应。目前只有约100 个Tiwa 族人仍住在大土坯房子里面,过着朴素传统的生活。大约 2000 个Tiwa 族人选择居住在保留区内的现代房子,有基本的水电供应。

在一朵朵的白云下,宏伟的大土坯房子屹立着,是印第安人文化的尊严和象征。

新墨西哥州常年干燥,雨水不多。一般上,这里的土坯房子每年只需修补一次。根据印第安人传统习俗,修补的工作都是村落里女人的责任。想起了美国西岸树木葱郁的Yosemite National Park,那里雨水充裕,当年的印第安人在那里建的是木屋,而不是土坯房子。这就是人类随着环境而转变的适应能力。

游人不能逾越的地方

野牛(bison) 的颅骨

Tiwa 族人被公认为出色的猎人,他们制造的鹿皮鞋、靴子和鼓都很有名。村落里有一家小店摆放着一个超大的鼓,手工非常漂亮,一看难忘。其他店卖陶器、首饰,都很别致。

我多年来不怎么留意水晶,玉石之类的东西。但是,很巧的,上一趟回马来西亚时陪亲人买手镯, 刚好看到罕见的蓝绿石 (Turquoise),第一印象就很深刻。令我蛮惊讶的是,蓝绿石竟然是新墨西哥州印第安人最流行的饰物(几乎每家店都在卖蓝绿石做的耳环,戒指和项链)。 原来,蓝绿石的产地包括新墨西哥州。

小店入口

串串的干红辣椒

 

blue corn

white corn

玉米和干花小装饰

我和一个在制造耳环的 Tiwa 店主闲聊,他微笑着说他做的首饰被有些游客/商人拿去陶斯城里卖,价钱涨了好几倍。的确,他的手艺很好,他做的首饰独出心裁,但价钱很公道。他不愿意到城里开店,或经营网络上的店。 他在这里安静的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他觉得够生活就好了。

这里的印第安人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他们很淳朴 ,很随意。他们的陶器、首饰比城里的更有价值,但却便宜很多。 是他们没有生意头脑吗?还是他们不介意?我不知道,但他们看起来很自在。

我的心情有点像杜甫在诗里写的一样:“喜见淳朴俗,坦然心神舒。”

 

我们在保留区里的向导是个年轻的Tiwa小伙子, 在阿布奎基(Albuquerque)的新墨西哥大学念音乐系(主修吉打),个性爽朗,很快乐。祖先的悲痛,在他心灵上几乎毫无留下痕迹。的确,相对来说,Tiwa 族人是比较幸福的。 他们不是游牧的印第安人, 所以命运比其他印第安人部落好, 没有被当年抢地盘的美国白人赶尽杀绝。

Taos Pueblo 教堂

由于受到西班牙人的影响,大部分Tiwa 族人都信奉天主教。

Kiva

但印第安人仍然保有传统的印第安人信仰,每年也在建设在地底下的 kiva 进行很多传统的祭礼和仪式。

当我们来到这个荒废了的教堂和坟场外,向导开始叙述这里的故事,我注意到他的脸色渐渐地沉了下来。

这是一个在教堂里发生的大屠杀。照片里的教堂是西班牙人强迫印第安人建的。

1680年,西南区的十九个印第安人部落联合起来反抗西班牙人的统治。在《遥想那山野间的秀丽小村庄@ Pecos National Historical Park, New Mexico》里,我曾简述这个发生在美国西南区的历史故事。这场印第安人历史里著名的胜利反抗,就是以陶斯城的印第安人村落为总部!

就以这个大土坯房子为起点,印第安人发动了他们历史里最著名的胜利反抗,把西班牙人逐出他们的土地,取得了十二年的珍贵自由。

可惜,十二年后西班牙人卷土重来,再次占领印第安人的土地。墨西哥从西班牙人那里取得独立后,印第安人的土地变成了墨西哥政府的领土。一百年后,美国人通过一场不义之战占领了这些土地,取代了墨西哥政府。

失去自由是很可悲的。印第安人再次反抗美国人, 在行动中杀了美国政府的西南区总督。 为了报仇,美国政府派了大军人马攻进陶斯城的印第安人村落, 宰了印第安人首领及很多有参与的印第安人。 印第安人妇女小孩纷纷躲进教堂,可悲的是,只有一个门的教堂是死路一条,被美军杀死的妇女小孩不计其数,教堂也被毁了。 遇难者后来被葬在教堂外面。

教堂废墟外一片萧凉。向导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带领着我们离开那个悲伤的地方。

我们来到这小土坯房时,向导的心情放松了。他解释说,在保留区的范围内,印第安人有自治权,有执行族群法令的印第安警察,族人也可以在山林里自由狩猎。

我曾听说族人在保留区里养了一大群野牛(bison), 也让它们在草原里自由奔驰。大概是保留区范围很大,就是没看见野牛的踪迹。

 

 

 

 

连接来自:http://en.wikipedia.org/wiki/File:Muybridge_Buffalo_galloping.gif

 

“你们有常到深山里狩猎吗?” 我好奇地问。

“有些族人喜欢狩猎,通常抓到的是小兔子和狐狸。不过我就不常去!我们这些年轻人啊,比较喜欢去超级市场 ‘狩猎’ 野牛扒!”

他说完哈哈大笑!

这条清澈的溪流,是族人饮用水的来源。

游人只能远远地看,不许用脚或手接触到溪水。

溪流的水,源自高山上一个圣湖,是 Tiwa 族人每年前往朝圣的地点。

离开了大土坯房子,我们在保留区内唯一的餐厅用餐。我们竟然是餐馆里唯一的客人。

坐下后,我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风景。

路边旅客的车子,一辆接一辆地离开保留区,就是没多少游人对这个Tiwa小餐厅感兴趣。

店主前来告诉我们,他刚在后院摘下了一些东南瓜,要不要尝一尝?

我们说:“太好了”!

我们点了两道菜肴,一道是东南瓜、豆子、玉米、米饭和 Tiwa 传统馅饼。另一道是受了美国文化影响的汉堡(少不了薯条和 cheese), 但仍保有印第安特色。面包是印第安人传统烤制的面包,香脆可口,里面夹的是野牛肉。

想到了那可爱的向导小伙子,我想跟店主开玩笑:“这是。。。超级市场买的野牛肉?”

但店主年纪比较大,我想还是不开玩笑的好。

“听说你们养了一群野牛,在哪里呢?”  我向店主打听着。

“都在到处逛啊!我和太太养了几只野牛,但我们平日不怎么吃野牛肉,吃得多是自己种的菜。我们餐馆里有野牛肉的菜肴,用的都是自己养的野牛。”

菜肴很美味,我们一边吃一边翻看着相机里的照片,心情很愉悦。女儿不在乎吃,在空空的餐厅里跳起了她自创的印第安人舞蹈,陶醉在她自己的小小世界里。

 

告别了餐厅主人,我们的车子没立刻往陶斯小城回转。我们把车子开出城外,看看这一片土地纯净的面貌,并想像一下当年侵略者还没抵达前的那份平静。

蓝天白云,高高的山峦啊!冬天时,Sangre de Cristo Mountains 雪峰一定很亮丽。

愿美丽的大自然与印第安人同在。

 

 

 

后记:

参观Taos Pueblo,必须严谨遵守他们的条例,主要如下:

* 为了尊重保留区内的印第安人,若非预先获得同意,游客不允许拍摄印第安人(大人或小孩)、住宅内部或任何手工艺术品。

* 参观费用为每个大人 $10。 每一部携带进保留区的相机,必须另行缴费美金 $5,拍摄范围只限于公众地带。

印第安人是多灾多难的民族,当年受尽了外来侵略者的欺压和剥削。

现代印第安人的处境虽然有改善了,但还是面对贫穷、教育程度不高、印第安人男性酗酒,还有年轻人自杀的现象。

我决定给予印第安人最大的尊重,除了和印第安人向导的合照之外,没再拍摄任何一张印第安人的照片。

 

【入围感言】记住心里的那一份感动

 

2012 第六届《大马中文部落格祭》 主题 :快乐

《最佳旅游部落格》入围感言    (限100字)

 

 

旅游是一种行走着的禅修。旅者在天地间脚步不断,接触到生命的无穷力量。一奇景,或一堆细沙,在霎间瞥见了爱。把心里种种感动化为游记,快乐尽在和你们的分享与交流中。

感谢启蒙我写部落格的老朋友,还有我在网络上最温馨的家——Blogkaki大红花的国度。

 

 

 

相关连接:

http://mybloggercon.com/award2012/2012/10/03/最佳旅遊部落格-入围名单

http://mybloggercon.com/award2012/2012/10/10/最佳旅遊部落格入围感言

 

后记:

http://mybloggercon.com/award2012/2012/10/28/得奖名单及终审的话

虽然没得奖,入围已经很快乐。感谢大马部落,《2012年大马中文部落格祭》筹委及评审们,也谢谢家人与朋友们的支持与鼓励。

 

 

 

火红新墨西哥州

新墨西哥州是块美丽多彩的土地。


喜欢它灿烂的阳光,广阔的天空,和一朵朵的大白云。


爱看那小土坯屋,尤其是那些漆上蓝色的木门。 也喜欢悬挂在墙壁上一串串的红辣椒,灿烂的向日葵,还有长得很茂盛的仙人掌。

“The Land of Enchantment” —— 它有悠久的历史,而且与众不同。

很多民族在这块土地留下了他们的痕迹。先是印第安人,接着是西班牙人,然后是墨西哥人,现在是美国人。

有如斯丰富的历史文化背景,难怪这块土地会给艺术家和文人带来那么多的灵感和热情。


 

2010年的新墨西哥州之旅,我们拜访了它的三大城市。最有名的是它的州首府圣达菲
(Santa Fe)
,最大的城市是阿布奎基(Albuquerque, 三个城市中最小但最有特色的是陶斯城 (Taos)

圣达菲大教堂夜景


这三个城市都有很多美术馆,艺术气息非常浓厚。艺术作品有陶器
 绘画
 珠宝
雕塑品。

圣达菲,我们参观了一间很特殊的国际民俗艺术馆。艺术馆里展现了各式各样的手工艺和纺织品。以下挑选了一些新墨西哥州有代表性的艺术作品:

印第安人手工艺(下图), 标题:生  

印第安人手工艺(下图), 标题:死

上图画作,绿色颜料取自仙人掌汁,绘画于北美野牛bison)皮上。


富有西班牙文化的作品:

以下的印第安人珠粒娃娃,让人看了爱不释手。

有一个角落,还提供了各种材料给小孩学做皮影戏的纸偶。

这么可爱的艺术馆,令我们惊喜连连。


在新墨西哥,我们看到了历史悠久的土坯大教堂
 跨越峡谷的大桥

 墙角上毛茸茸的小蝙蝠,还有草丛里一眨眼就不见了的红色小狐狸。

我们放慢了脚步行走,心情就像蓝天上的白云那样,轻轻地漂流着。


从新墨西哥州回来后,翻看了很多有关的书籍。不经不觉,那里的景观事物已悄悄地渗入我的意识中。

原来一个美丽的旅程,并不会因为旅程结束而淡忘。有缘的话,这只是一个开始。